吃饭睡觉搞澜澜

【巍澜衍生】缉妖.桃花令

 花无谢X裴文德

 努力不坑。改了一些设定,毕竟这文还是想要两人谈谈情为主,剧情什么的只是为了这个而服务的。

事情比较多更新会非常缓慢。


二十一、

 

       白青青见两人似乎忘了自己的存在心中一阵暗自窃喜,想着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于是她小心的挣了挣身上绑着的锁妖鞭,见挣不开于是当机立断决定绑着这东西逃。谁知她一只脚刚刚迈出去,锁妖鞭上立刻浮现一圈符文自上流下直至脚踝位置瞬间收缩将她刚迈出去的两脚一下子收拢捆到了一起使得她重心不稳“咚”的一声摔了个狗啃泥。引得花裴二人一起看了过来。白青青吐出嘴里的发丝对着二人鄙夷的“呸”了一声,默默转过了头假装什么也没发生。只是她那颗修炼了数百年才修出来的一点点礼仪之心让她感觉到了一丝丝羞耻。

       被白青青这么一闹,裴文德立刻推开抱着自己的人再次化身冷面的缉妖司首领。他走过去半蹲着打量趴在地上的白青青,觉得这蛇妖脑子似乎不大好,这种掩耳盗铃式的埋头不见竟然也做得出来。

     裴文德默默摇了摇头心想难怪修炼了几百年却连自己的内丹都保不住。      裴文德伸手将她从地上拎了起来,将捆在腰间的长鞭撤下后当做绳索紧紧的捆住白青青双手,并将长鞭手柄握在自己手中后转头对花无谢说道“夜色不早了,你别在外面呆着了,赶紧回家。”说着顿了顿接了一句“今夜的事就当没发生过。以后别再做傻事。”

      被他这么一说,花无谢乖乖点头答应。一双眼睛死死盯着他,半天不见有回府的打算直到裴文德又催了他一次他才委委屈屈的开口道“这马上就要五更天了,我也实在毫无睡意,回去还得敲门怕是要吵醒这一府的老老少少了,让他们也跟着睡不好就不好了。不如我随你回缉妖司吧。”

       裴文德抬头看了看夜色,觉得他说的也有些道理,扰人清梦总归不好,于是点了点头。

     见他答应了,花无谢立刻笑逐颜开三步并两步的凑到裴文德身边,又怕表现的太欢快于是立刻抿起嘴想要装的深沉一些,无奈他那一双桃花眼里满溢着笑意实在毫无说服力。他怕裴文德反悔立刻加了一句“到了缉妖司我给你讲讲查到的关于阴阳鼎的信息。”

    听到阴阳鼎一词时裴文德立刻绷紧了身体,表情变得认真起来结果回头看见花无谢一脸假装悔过的表情内心轻叹一声,也不拆穿他,只是集中精神捏了一个诀星光一闪便消失不见了,随后他们两人并排走在前面,后面牵着白青青。三人于夜色中向着缉妖司行去。

      缉妖司位于长安城义宁坊内,与西市长寿坊内的花府同在长安城的西面只是隔了好几条大街,步行过去也并不算太远。白青青事关皇帝魂魄之事,裴文德自知不能再耽搁下去,于是脚下步伐极快,若不是身后牵着白青青他怕是要飞奔起来了。即使他速度很快花无谢也依然不紧不慢的跟上了,让有些担心他会落下的裴文德放下了心。然而在看到花无谢紧跟着自己的节奏时,裴文德悄悄皱了皱眉心头记上了一笔。

 

      他两人走的匆匆,苦了被牵在身后的白青青,经过刚刚一番打斗的她妖力更加不支了,步伐虚浮脚下无力,完全是被裴文德的力量拖着走的。要不是双手被绑住她就想立刻化成原型躺在地上不走了。无奈胳膊拗不过大腿身为阶下囚的白青青只能踉跄的被牵着往前走。

 

       三人行至金光门附近时,突生异变。死寂的夜色中几道冷光破风而来,裴文德反应迅速的揽着花无谢侧身避开,同时手中锁妖鞭脱手,白青青反应也不可谓不快的堪堪避过从暗处射出的飞镖。

      三人身形刚稳便有两道黑影从黑暗的角落中闪现裹挟着妖气直冲向三人,裴文德抽出背后长刀迎面接住刺向他面门的匕首,在他身后的花无谢扶住裴文德肩膀借力飞起一脚踹中另一名企图偷袭的敌人。花无谢这一脚用了十足的力气正中对方胸口,那人被他一脚踹出一丈远后重重摔在地上。然而那东西落地之后就迅速起身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一般,要不是对方嘴角溢出的黑色血迹花无谢就要以为刚刚自己没有踹中过对方了。而那人见一击不中后便将目标转向了一边的白青青。

       白青青双手被缚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向着自己而来,惊惧之下花容失色。幸好在那人靠近白青青之前花无谢已经冲了过来同时缚在白青青手上的绳索自动松开重新化为锁妖鞭向着花无谢手中飞来,花无谢接过锁妖鞭回头与分神关注他们的裴文德对视一眼确认对方安全后便各自专心对付刺客。

       花无谢甩起长鞭卷住那似是半妖之人的手臂,锁妖鞭上符光闪现在那人手腕上似是燃烧起来,冒出缕缕黑烟。半妖被锁妖鞭上的灵符烧的钻心的疼,手指痉挛松开了手中的匕首。见他吃痛花无谢用力一抽想要将那人甩开,然而他实在不善使鞭手上力气传递不出去反而被那人挣脱了束缚。见那人开始发狂花无谢不敢大意,甩起长鞭一顿乱抽。

       另一边的裴文德提刀与另一人战作一团,劲风四起,刀剑相接发出的铮鸣声响彻夜空。寒光四射中看不清两人的身手。

      来者处处杀招,每一下都朝着裴文德要害攻击,且出手毫无顾忌自身,完全是自杀式的打法。面对这莫名出现的杀手裴文德不敢掉以轻心,分神看了一眼花无谢,见他挥着长鞭乱扫一通,心中不免着急。心中一动手中长刀传到左手,单膝下跪右手抬起格挡住刺客直刺咽喉的一击,臂上护腕与刺客的匕首短兵相接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不给对方反应的机会左手持刀切过对方小腹,随着传出的利刃划破皮肤之声那人发出一声惨叫,向后倒退五尺多远。裴文德这才得了空叫了一声花无谢,抬手将手中长刀扔给对方,在他长刀脱手的同时花无谢向他扔出锁妖鞭。两人不曾言语一句就这样十分默契的交换了兵器。

 

      裴文德接过锁妖鞭顺手一甩,长鞭破开空气发出“噼啪”一声脆响,似是有了生命一般随他心意而动。一鞭接着一鞭撕裂空气抽向刺客,所谓一寸长一寸强面对使鞭的裴文德那半妖刺客完全没有近身的机会,交手之间已被锁妖鞭抽中数下,每一鞭都如同利刃一般割破身体,鞭身上的灵符一阵阵灵光闪现完全压制了半妖的攻击。

       相对于裴文德的游刃有余花无谢就有些勉强了。虽然对于惯于使剑的花无谢来说这缉妖司特配的长刀比起软鞭来要明显顺手一些但是碍于裴文德在场他不敢使用妖力只能用一身武艺去压制半妖,难免有些左支右绌,一旁的白青青早已体力不支只能默默退到一边以求自保。

       两对人马战了有数百回合,这半妖开始发急更加的不顾死活起来,只见那人原本还有半张人脸的面部皮肤之下血管鼓动隐隐有丝丝缕缕的黑色血线沿着皮肤之下的血管躁动着溢出皮肤,黑色的血线冲破皮肤的压制犹如条条毒蛇爬满整张脸血肉尽退颧骨高耸双眼如同死灰,露在外面对的双手开始变形,指甲突破血肉开始疯长变得又黑又长如同动物一般勾起,随着痛苦的嘶吼声之后那人身上再也见不到一处人类该有的样子,见他有发狂的趋势裴文德自然不敢松懈,趁着那人妖化的空挡他与花无谢联手暂时击退了缠着花无谢的另一名刺客,之后当机立断的布了一层结界。

      被击退的那名刺客看着同伴即将妖化脸上也尽是冷漠,见自己不敌二人联手就暂退在一旁阴冷的盯着三人伺机而动。在裴文德结界结成的一瞬间他眼中闪过一丝焦急。

 

       结界升起之时半妖的妖化也已结束,妖化完全的人早已面目全非浑身上下只能大概看出一个人形,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碎暴露出长满尖刺的躯干于清冷的寒夜之中发出阵阵刺鼻的味道。

       那妖早已没了意识,只睁着一双死灰的眼睛死死咬住裴文德的身影。脑中只有无尽的杀戮和充斥全身的恶意怨念,那恶意怨念满的已经有了实质化为一层张牙舞爪的黑气死死缠绕吞噬着那人的一切,激发出了心底最深的恶意与杀念。使他不顾一切的嘶吼着冲向了裴文德。

 

       刺鼻的气味充斥在这一方结界之中,所有人被这恶意影响。白青青人形不稳隐隐有化形的兆头。裴文德感觉体内妖血开始躁动,一股暴躁的情绪开始漫上心头,眼中有红光闪过。他暗自咬了咬舌尖努力压制体内躁动的妖血。之后微微侧头看了一眼被他护在身后的花无谢一眼,见他除了皱眉用手捂着鼻子身上狼狈一些之外面色如常后心中才定了定。

      在他回头的一瞬间花无谢就敏感的收回了审视敌人的视线回了他一个安心的笑眼。

     看着花无谢清亮的笑眼,裴文德心下稍安。体内躁动的妖血也渐渐平静了下来。思绪开始清明,他迅速自腰间抽下一个类似火折子一样的竹管扔给花无谢。花无谢接过不等他言明便抽了竹管尾部的封符,一簇火光窜向空中与漆黑夜色中绽开一朵绚丽的烟花。

   长安城内各处巡查的缉妖司部众见到空中燃起的烟花立刻向着这边集结而来。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