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睡觉搞澜澜

【巍澜衍生】缉妖.桃花令

 花无谢X裴文德


事情比较多更新会非常缓慢。失踪人口回归,终于可以休息两天可以多写点了。

即使到了现在看看两人视频与文还是动力来源啊。这得感谢各位镇魂女娲们。

二十二、

 

     一身黑衣的半妖见两人发出了求救信号。脸色大变,心下急躁起来,蓄力朝着两人的方向射出数枚毒镖。暂时的平静就此打破,那人不人妖不妖的怪物就像是得了命令一般挥着利爪扑向了裴文德。

      裴文德不敢大意全力迎上,锁妖鞭顺势甩了出去,划破阴风阵阵“噼啪”一声抽中妖人扫来的前臂上,两者相接立时发出一阵灼烧皮肤的嘶嘶声,那妖人被抽的大叫了一声。然而对方全然不顾疼痛瑟缩了一下之后就接着攻了上来,一双利爪如同利刃不要命的向着裴文德面门袭来。妖化之后的人力气奇大,身周的黑气犹如实质一般随着他的攻击缠向裴文德,裴文德不知对方底细也不敢贸然近身只得保持一定的距离挥着长鞭将人引开离花无谢与白青青远些。

 

      见他二人远处缠斗,伺机而动的另一名刺客立刻攻向了花无谢。然而不待花无谢接招就见他虚晃了一下身形转头掠向了倒在一边状态不稳的白青青,抓起她便向外冲去,拼着全力冲破结界一角逃了出去,见他逃出花无谢当即想要追上去却被裴文德厉声叫住了。

      裴文德分心回看花无谢的一瞬被那妖人近了身一双利爪堪堪划过咽喉,幸而他反应够快腰身一软一个后仰才避过这致命一击。然而利风裹挟着阴气扫过之时还是在他脖子上留下了几道伤口,有丝丝血线溢出,流出的鲜血上有黑色的雾气缠绕在上面,那黑色的雾气似有生命一般竟循着伤口钻进了裴文德体内。

     裴文德突觉体内妖血再次暴躁起来,有着无尽的杀意自四肢百骸纠缠过来。一瞬间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视线之内所有的景物都覆上了一层腥红色,那原本漆黑如墨的双眸也如同浸着血色一般,腥红的眼睛中眸光闪烁不定一片混沌,脸上的表情无比悲伤的同时夹杂着愧疚还有着被压制的暴虐。

     脑海中的意识渐渐抽离眼前的景象也发生了变化。四周都是血光和痛苦的尖叫,一双尖利的牙齿在他撕心裂肺的痛哭声中咬破了母亲的咽喉,原本生动灵活的母亲变得破碎。悔恨、愤怒吞噬着他的理智,体内的力量在暴走,脸上血线浮现,心中的猛兽开始苏醒,再也顾及不到其他只有杀意在脑海中盘旋。

     见他有妖化的趋势花无谢又惊又急,再也顾不得伪装,溢出自身妖力。只见他衣袂翻飞身形隐隐变化眼中瞳色变浅皮肤变的透白唇色更加红润如同春日桃花一般。一股幽香自他身周散发而出击退了那股腐臭之气,手中的长刀不安分的发出铮鸣,刀身震动似要冲出他掌心一般。

      感觉到手中长刀的抗拒花无谢暗暗用力握紧了几分,两者较量之间虎口已被长刀震裂流出血来。花无谢顾不得手中的疼痛提刀为混乱之中的裴文德挡下那妖人的一爪,巨力的撞击之下给了手中长刀挣脱的机会,他手臂一麻手中长刀脱手而出“噹”一声落在地上。长刀脱手之后花无谢抬手一掌将那妖人击飞。

      顾不上落在地上的长刀与被打伤的妖人,他一手搂过裴文德腰间,带着意识混乱的人后退了数步,上下检视了一番裴文德,见他眼神混沌气息不稳,花无谢立刻将自身柔和的妖力伴着清淡的桃花香气幽幽附上裴文德周身,淡淡的清香驱散了令人作恶的腐臭之气,顺着鼻息融入灵识,渐渐安抚了体内躁动的妖力,裴文德体内妖血如同熄火的沸水渐渐渐渐平息下来。

      感应到他体内妖力与自己的妖力融合交缠之后没有出现排挤的情况反而渐渐平息了下去,花无谢心下一惊生出一丝疑惑,他原本的打算是靠自己的妖力强行压制裴文德体内的妖血的,想不到两者之间竟然如此契合,非但没有出现预想的排斥还隐隐有着相互呼应之感彼此融合最终归于平静。

      眼见裴文德眼中似有恢复清明,花无谢立刻收回外溢的妖气,收敛了思绪眼瞳恢复如常,只一双眼睛担忧的看着他,生怕再有异象。

       渐渐有了意识的裴文德脸色煞白,眼中毫无光彩,体内妖血虽已平复缠绕心头的杀戮之意却是未减。他挣脱花无谢环在腰间的手捡起自己的长刀,冷着脸握刀割过自己手臂,长刀祭血刀刃立刻泛出异光令人生寒。

      裴文德强行甩开脑中杂念又与那妖人打斗起来。花无谢不敢轻易上前帮忙只能在一旁担忧的注视着他。

     数十回合之后裴文德瞅准时机一刀自那人左肩直直劈下,中刀之后那妖人突然身体抽动,一双无神的眼睛圆睁,喉咙中发出一阵压抑的嘶吼,七窍溢出黑色血污空气中的味道更加难闻了将所剩无几的一缕桃花香气完全淹没了。

     那一具不人不妖的躯体抽搐着倒在了地上双眼一翻彻底没了动静。

花裴二人看着眼前的一幕也是十分惊讶,彼此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眼神。花无谢走到裴文德身边牵过他被刀身割过的手臂,眼角眉梢尽是心疼之色,嘴角紧抿嗫嚅了半天最终只说了一句“下次小心些。”然后自身上扯下一截干净布条不顾裴文德的拒绝简单包扎了一下。

 

    裴文德颇为不自在的任他弄完后,脸上才回复了一丝血色。

   随后周围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缉妖司众人自街道的四方冲了出来。

   众人甫一出现就被空气传来的腐臭味刺激的皱了眉头。

      作为女生的小梅当即皱了眉头用手捏住了鼻子,脸上满是嫌弃之色。看了一下气味的源头嫌弃的摇了摇头后跻身到了裴文德身边。

   “裴大哥!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臭。”

     裴文德看了她一眼将她拉到身后。自己走了过去,强忍着不适查看了一下尸体。就在他走近的一瞬间地上的尸体突然发生了异变,覆盖在尸体上的黑气消散之后,那人体型开始恢复正常,最后变成了一个普通男人的模样。只是这人已经瘦骨嶙峋身上血管崩裂布满血丝一双眼睛徒劳的瞪着。

     白隼等人不知前因后果看到这变化都是大吃一惊。裴文德简明扼要的说明了一下情况略过了在花府门前的一段。花无谢知他是在保护自己心中感动,嘴角终于有了一丝笑意。

   与他并肩站着的小梅见他面对这样的情形竟然还能莫名其妙的笑,心中暗暗生疑。

   出于某种难言的直觉,小梅一直都喜欢不起来这个外表温润长相俊美的男人。每次见到他与裴文德在一起都让她不舒服,总觉得这人不像外表表现的这般单纯。

 

      有夜风吹过,空气中的味道也渐渐散了。裴文德对着身后的小梅招了招手。

 

     小梅收起思绪走到尸体面前开了天眼审视了一番之后惊讶的开口说道“裴大哥!这是个人!”

 

    小梅此言一出众人皆是大惊失色。 

      裴文德半蹲在尸体边又仔细查看了一下尸体。发现这人如今毫无妖气反应,除了大大小小的伤口之外没有任何异常,只是表情太过狰狞,即使已经死去那双泛着死气的眼睛中也透射出巨大的不甘和怨恨。除了这人妖化的异常之外裴文德在其心口的位置发现了一个烙印,已经结痂的皮肤上留下了一个诡异的纹样与临安城内发现的那图案一模一样。

       裴文德隐隐觉得这事怪异却也理不出个头绪来。花无谢也注意到了这人的异常,联想起之前的妖化也是神色凝重,两人均是一言不发,心中有着同样的疑问。

         这人的状况与缉妖司的众人不同,体内未曾有饮过妖血的反应,也就是说之前的妖化并非妖血反噬引起的。然而凡人与妖有着本质的区别怎会出现妖化的情况呢?而且从当时另一人的反应看来那人只怕也是同样的情况。也就是说这样可以妖化的杀手可能远不止这一两个。

        凡人饮妖血借助妖力强大自身又反制妖类本就是逆天而行,人妖殊途两者相冲。自古以来入了缉妖司的缉妖师都逃不过妖血反噬,最终被同门制裁的命运。如今竟然出现了不用饮妖血也可妖化的人这实在匪夷所思而且非同小可。

      想到这里裴文德心中有了一个隐隐的猜测。有人在豢妖。那人不光私制兵器与妖勾结还通过某种方法制妖豢妖。

 

      裴文德起身不再去看地上的尸体,对着赶来的部众吩咐了几句。缉妖司众人得了命令开始收拾残局。

 

       裴文德捏了捏眉心,心中暴躁的情绪隐隐还在,手上不自觉的用了力。不过他面上伪装的很好,没人发现他的异样除了一直关注着他的花无谢。

      花无谢站到他面前将他的手拿下来之后手指轻柔的揉了揉被他捏红的眉心。看着花无谢突然靠近的面容,上面尽是担忧之色。裴文德略有些愧疚为了让他放心勉强的一扯嘴角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天快亮了我让人送你回家。” 

   “不用。我和你们一起回缉妖司。”见他要赶自己走,花无谢立刻摇头否决“阴阳鼎的事情还没和你说呢。”

      听他提到阴阳鼎,裴文德思索了一下没有回应,只是表情严肃的对着缉妖司的众人命令道“所有人回缉妖司整装待命。待我回禀相国之后出发缉妖。”说完便独自往相国府去了。

     小梅、白隼等人接了命令不做耽搁,手脚麻利的裹了地上的尸体撤了。花无谢随着众人一起回了缉妖司等候裴文德。

 

      小梅乘着收拾的空隙看了一眼倚在门上一错不错盯着缉妖司大门口的花无谢后对着旁边对的白隼问了一句“这小少爷怎么大半夜的不在家却跟在捉妖的裴大哥身边?你不觉得奇怪吗?”

       白隼头也不抬的擦着自己的长弓回了一句“这有什么奇怪的,这花二少爷不是一直都跟着文德的,天天来咱们这儿报道。见怪不怪了。”

      小梅被他说的一愣,想了想似乎确实是这样。自打在花月楼救了这小少爷之后,这人就时不时的出现在缉妖司,出现在裴文德身边。两人的关系也渐渐变得非同一般,具体哪里不一般她也说不上来只是隐约感觉两人之间的相处与裴文德同自己同其他缉妖师的相处都有所不同。不过她年纪小又一直生活在一堆男人之间对于这些细微的感情也只有一个模糊的感觉却也说不明白。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