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睡觉搞澜澜

【巍澜衍生】缉妖.桃花令

 花无谢X裴文德


事情比较多更新会非常随缘。感谢还在喜欢的小伙伴们。


二十四

 

      白隼迈步跨进大堂之时裴文德已经整理好了情绪。只见他面容清冷的看着怀中的花无谢,听到脚步声后那轻抚花无谢眉头的手指也立刻缩了回来。回头对上白隼疑惑的眼神。

  “花二少这是怎么了?”

   “无事,想是忙碌折腾了一宿乏了。”

裴文德正了正花无谢的身体对着白隼又说了一句“老白你帮我叫一辆马车,顺便叫开源过来一趟。”

  “好!”白隼答应一声便出了门,临出门之际回头说了一句兄弟们已经集合完毕在校场等候了。裴文德应了一声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开源走了进来,告诉裴文德马车已经准备好在大门外等着了。裴文德点了点头半扶半饱着将花无谢带到了马车前。拒绝了要帮忙的开源亲自将花无谢抱上了马车,轻柔的安放好花无谢无力的身体让他靠坐在马车的斜角,将他的脑袋轻轻靠在车身。安置好花无谢之后他下车对着开源叮嘱道:“你护送无谢回府,驾车可慢些。将人安全送回后再来与我们汇合。”


   “是!”开源对他作揖行了一礼后跳上了马车。一甩手中马鞭,马车缓缓启行。

     见马车启行裴文德便转身回了缉妖司。

 

     日头已经东升,万丈金光破开晨雾洒在缉妖司校场之上,映照着一个个挺拔坚毅的身影。裴文德踏着晨光而来,暖黄的阳光勾勒出他劲瘦的身形,立体的五官被镀上了一层金光,这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寒露渐渐退去温度上升阳光温暖了世间万物却无法驱散裴文德眼中的寒意。

 “缉妖司兄弟听令!我等身负皇恩尽斩妖除魔之责死而后已,如今陛下魂魄被劫是我等失职有负皇恩,如今终于有那妖王的消息。弟兄们随我前去诛杀妖王夺回陛下魂魄。”

    低沉有力的声音响彻校场,传进每一个人耳中。众人整齐划一的应了一声 “是!”

 

   校场之上立着的是缉妖司精简而出的十多人,皆为二等以上的好手。裴文德视线扫过每一个人,看着他们疲累但坚毅的面容心中顿感悲凉,面上却还是一片肃穆。审视了众人之后他自怀中拿出缉妖司的令牌将其交于白隼手中郑重说道。

  “长安城与缉妖司交于你了。”

     白隼接过令牌拍了拍他的肩“你们此去多加小心。”

     裴文德轻提了一下嘴角不再多言转身下了演武台领着众人踏着朝阳出了缉妖司大门骑马绝尘而去。

 

      随着太阳越升越高长安城也渐渐热闹了起来,各类商贩早已摆好摊为一天的生计而忙碌起来。开源听从裴文德的叮嘱缓缓驾着马车往花府而去,坐在车内的人还是倚着车厢一副熟睡的样子。

      马车穿过街市停在花府门前时已至辰时,整个长安城都醒了过来唯有马车内的人还在沉睡。开源勒住缰绳待马车停稳之后轻轻一跃跳下马车快步走向花府大门叩响了门上的狮头铺兽。铜制的门环敲击着厚重的木门惊动了门内的仆人。三声之后便有人跑了过来拔了门栓打开了大门。

     开源对着开门之人行了一礼指着马车说明了来意。那小厮听了之后立刻差人去寻了管家不敢惊动老爷太太们。片刻之后花满天带着管家赶了过来先行谢过了开源后才从马车内将人掺了下来。这样一番动静下来花无谢丝毫没有转醒的意思,要不是他呼吸绵长脸色尚佳花满天都要去探他鼻息了。

     看着睡得人事不省的小弟花满天满头疑惑,不明白昨夜还在府中的人怎么被人从外面送了回来。花满天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送人回来的开源,见他神色平常眉清目秀不像歹人,虽一身官家打扮材质却是平常,一时也看不出出处。

     见他打量自己开源也不躲闪见人已安全送到便要告辞被花满天叫住失礼感谢了一番,开源拱手回礼谢绝了他的挽留。转身上了马车,一扬马鞭驾车而去了。

 

     花无谢在他大哥与管家的搀扶下回到了自己院内,被安置在了床上。服侍的丫鬟立刻上前替他脱了鞋袜盖好被子。花满天看着下人安顿好花无谢之后对着众人吩咐道“无谢早上回来之事不要告诉老爷,你们好好照看着等他醒了就通知我。”说完便出了院子。

 

     在他走后不久躺在床上的花无谢眼睫颤动额间浸出细密的汗珠整个人变得不再安稳一下子惊醒了过来。待他回笼了心神看到熟悉的布置心中暗叫了一声糟糕,立刻翻身下床,刚一起身就感到一阵晕眩体内的力气似是被什么压制住了一般。花无谢定了定身形慢慢坐到床沿上,调整了呼吸闭上眼睛调动一下体内的力量顺着妖力游走了一遍后睁开了眼睛,一双好看的桃花眼中满是惊惧,身体也微微颤抖着。


   花无谢抬起右手摸向后颈,一阵灵光闪现一张符纸被揭了下来。一方黄纸上用朱砂上了镇妖的符咒是缉妖司最常用的镇妖符,这一纸黄符如有千斤差点让他拿不住。花无谢死死看着手中的符纸面色苍白,呆愣了良久闭目叹道“文德啊文德果然还是瞒不过你。”一句话说完突然福至心灵竟又笑了起来眼睛睁开目光炯炯的又看了一眼手中的纸符将手中的黄纸小心翼翼的折好收了起来。前一刻还似坠落深渊的一颗心立刻变成了鹤入九天一般雀跃。

     

      

     裴文德领着缉妖司众人循着明鉴的指示一路向东策马奔驰了近一日之久遇着一个茶棚倚树而建简陋的草棚之下是一个土砌的灶台,灶上一口铁锅锅中水汽淼淼,灶台后一个头戴斜角方巾身形有些佝偻的老者在其间忙碌着,听到马蹄声后打眼瞧到裴文德等人吃了一惊隐隐有些惧怕之意踌躇半晌没敢迎上来。灶台不远处摆着一张杂木四方桌,桌边条蹬四五张。

       裴文德看了看天又看了看茶棚之后一勒缰绳打了一个手势叫停了众人后自己翻身下了马。有人过来牵过裴文德手中缰绳,裴文德对其吩咐了一句那人点头应了之后牵着马走到一边拴好并将暂作休整的命令传达给了其他弟兄之后又去寻了那正在烹茶的老汉,一阵言语之后那老汉才慢慢收起了惧色连连躬身点头,动作缓慢的提起茶壶和茶碗往桌边走来。

     先行落座的裴文德对着前来上茶的老者点了点头,老者见着这一身劲装的小伙子显然是这一群人中官职最大的,态度更是恭谨。见他虽面容清冷但神色谦恭毫无为官者的倨傲之气心下放松了不少,手上动作也渐渐利索起来。

     见他放松下来趁他不备裴文德对身边的梅使了一个眼色,梅立刻心领神会灿烂一笑对着老者乖巧说道“大爷!您贵姓啊?”

      老者似乎没想到会被这些官爷搭话愣怔了一瞬才对着梅回道“小老儿免贵姓施。”说话之间手上动作不停桌上几人的茶水都已沏好了,见他要走梅立刻接了一句“这天色也不早了您老什么时候收摊呀,我们不会耽误您收摊回家吧?”


     听她说完老汉立刻摆了摆手说着不会不会,之后两人来来往往之间众人知道了老者家住在距离此处近一个时辰路程的村里家中还有一个孱弱的老婆,为了贴补家用每日早出晚归步行到此摆摊卖茶,话语之间颇觉辛劳。


     两人闲聊之间裴文德一直侧耳倾听十指在茶碗上打着转却始终不见他饮上一口,其他人见他不动自然也都不动口。卖茶老汉一边应对着梅的搭话一边斜眼瞟着裴文德几人的茶碗似是有些紧张,当裴文德拿起茶碗送到嘴边之时眼神不易察觉的紧了紧。裴文德假装不知端起茶碗吹了吹待到茶汤冷却几分之后正要送入口中又突然放下了,老汉见他突然放下茶碗立刻上前惴惴不安的说道“大人怎么不喝了?这乡下粗鄙地方没有好水也没有好茶还望大人多担待。”

   听他这么一说裴文德立刻虎了脸色有些不开心的说道“茶碗太脏了。”


    听他嫌脏,老汉立刻端起茶碗仔细端详了一番后用袖口仔细擦拭了一遍碗口心里暗暗骂了一句“呸!”

     等他擦完将碗重新放下之后裴文德冷冷说了一句“你这一擦更脏了,这茶我不喝了去换一个新碗来吧。”

       见他不喝其他人也都放下了茶碗看着这边。那老汉被这一伙面容冷峻的官爷盯着立刻慌了神,头上冷汗都滴了下来一双老腿也打起颤来。犹自咽了好几口唾沫才勉强找回说话的勇气,战战兢兢的应了一声“是”后退回到灶台边在一堆茶碗之中摸索了半天终于找出一只全新的青瓷茶碗来。老汉找出茶碗后脸上堆了一个假笑小跑着过来给裴文德重新沏了一碗茶殷切的看着裴文德。

      裴文德接过他手中茶碗似笑非笑的挑眉看了他一眼,在他的注视之下“啪”的一声将碗摔在地上四分五裂茶水落地的瞬间化为一缕黑烟。说时迟那时快老汉变了脸色之时梅等人就已经布好了阵还未等他靠近裴文德就被一锤子挡开扫出几尺远,原本还在整理休憩的缉妖司众人立刻拿出武器进入了备战状态。

      茶棚四周妖风四起卷起林间枯叶与尘土遮蔽了最后一点夕阳一下子进入了黑夜,那老汉借着夜色藏匿了身形,一时寻他不着所有人都小心戒备着不敢大意。

       裴文德坐在凳子上仔细倾听着四周的动静,脚跟一点一簇金光以他右脚脚跟为中心迅速向四周闪过化作数道丝线一般的光结成一个北斗伏魔阵,七名缉妖师以北斗七星之序排列同时结印空中似有一张巨网罩下,遮天蔽日的飞沙走石立刻偃旗息鼓尘埃落定。星光打破了黑暗那老汉佝偻的身影暴露在夜色之中。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那老汉已经没了人形变得形销骨立本就稀疏的白发所剩无几露出尖尖的头骨一双泛着死白的眼睛突了出来呲着牙哼着气状态与之前遇到的那人非常相似。

      看着眼前这不人不妖的怪物,裴文德皱了皱眉脸色凝重。其他缉妖司众人则是满脸讶异各自疑惑的对望了一眼。梅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裴文德心中十分不解,在此之前她完全察觉不到一丝妖气,那老汉完全就是一个普通百姓的样子,怎会突然之间妖化了。


     裴文德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梅的视线,一双眼睛始终锁定在那怪物身上。电光火石之间那怪物一跃而起朝着众人冲了过来,在它身形一动的瞬间裴文德给伏魔阵中的兄弟们递了一个眼神。那七人应声而动霎时之间双方战做一团,符光四闪。

       而在寂静森林的黑暗里还隐藏了无数阴冷的目光正在窥视着暴露在夜色之中的众人。很快那怪物妖力不济败下阵来一把利剑直入心脏,那怪物嘶吼抽搐着跪倒在地上,就在众人围上去查看之时林中传来一阵沙沙之声,转眼之间无数蝎子甩着剧毒的倒刺铺天盖地的冲了过来。第一只蝎子还未落下裴文德已经从凳子上一跃而起落在众人之前,利落的抽出身后长刀长臂一挥,冷冽的刀锋携着刀气带着破军之势将第一波涌出的毒蝎击飞。一刀祭出死伤无数。毒蝎群有了一瞬间的退缩,给了众人反应的机会。不等毒蝎再次发动攻击各人已经抽出武器迎了上去。

 

       这群毒蝎攻击力不强但是数量惊人,前仆后继不怕死的往前涌,打死一个还有一双。时间一久众人也觉得头疼起来,一个不慎就被那小小毒物寻着机会,一个尾刺扎进皮肤毒性立刻侵蚀全身痛苦不堪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暴毙而亡。随着时间的推移林中渐渐响起痛苦的挣扎呻吟之声有数个缉妖师被毒蝎取了性命。众人开始焦躁起来。

“他娘的哪来的这些狗东西。”有人骂了起来。

“裴大哥!”梅焦急的叫了一声。

   裴文德眼看着倒下的兄弟心中又怒又急手中力道更加凶狠了几分,一双剑眉紧紧的拧在一起,眼神狠厉。刀光所过之处无数毒蝎被劈开两半,那些毒蝎似乎也有意识一般被他震慑到渐渐不敢围攻他转而攻向其他人。


      裴文德看着被围攻的众人眼中晦暗不明。体内妖血开始作祟,隐隐有了反噬之兆,裴文德暗暗咬牙压下体内沸腾不安的妖血。稳住心神抬起左手,手中长刀毫不犹豫的划过手臂,鲜血涌出染红利刃,鲜红的血液泛着妖异的红光缠绕在刀身。那握着长刀之人浑身修长的身躯笼罩上一层红光显得妖异异常。缉妖司其他人见他异状均是大骇,每个人脸上都露出焦急的神色。年纪最小的梅更是忧心忡忡,然而个人无暇分身只能边打边关注着裴文德的变化。

   裴文德摒除一切杂念聚起全部心神,立于众人之前。

“飞天欺火,神极威雷,上下太极,周遍思维,海沸山摧,令下速追,急急如律令!”

    随着清冷低沉的声音响起一道欻火雷咒落下,裴文德手中长刀那三尺刀身之上符文闪现,纯阳鲜血夹杂着妖血之力浸染刀身化为符咒的一部分随着长臂一挥劈开大地。刹时天地震动,数道天雷划破夜空如同利箭射向大地勾起一片地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了所有毒蝎。眨眼之间如潮水一般的毒蝎被天雷地火化为灰烬。

 

     天雷地火至纯至阳威力巨大,对于有着妖血的裴文德来说是神器也是杀器。他以自身半妖之血强化欻火雷咒威力的同时也会反噬其自身。雷咒落下之时他体内的妖血就如同煮沸了一般躁动不安,如千万利刃由内而外剜割着皮肉,似是要冲破这身体的束缚。


   裴文德强行支撑直到雷咒威力消失,所有毒蝎化为灰烬才放松心神。他心神一散立刻一个踉跄半跪在地上,全靠手中紧握的长刀支撑才不至于倒下。喉头微甜一股血气上涌咬紧的牙关也没能关住溢出的鲜血,开始裴文德还想暗自压下去然而他全身气息紊乱意识也渐渐不受控制,一张口吐出一口鲜血。双手皮肤之上也隐隐沁出丝丝血珠。

 

     其他人见他如此情状立刻围了上来。梅手中武器都来不及收就随手一扔扑了过来将他扶起。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