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睡觉搞澜澜

【巍澜衍生】缉妖.桃花令

 忍不住对小裴出手了。随便拉郎瞎写写。给大师配个花二少吧。OOC什么的随缘了。写到哪里算哪里吧。


     一、

 

      又是一年中秋夜,人月两团圆的好日子。今夜的长安城晴朗乌云,天上一轮银月犹如一块上好的玉石幽幽发着银光,照亮一片人间盛世。街上热闹的万家灯火与月争光,诉说着凡尘俗事。人声鼎沸,街道上行人来来往往好不热闹。各式花灯沿着长街一字排开,暖黄的灯光照亮着游园的人们。在这一片闹市之中有一个地方尤其热闹。


        今夜的花月楼格外的热闹。一片湖水掩印之中的高大建筑已然装饰一新,红墙绿瓦之间挂上一串串彩灯。沿着栽满垂柳的湖堤穿过巨大的牌楼就可进入热闹繁华的花月楼。花月楼正如其名所示乃长安城最大的风月之地。整个花月楼并不是一座楼,而是由三座楼阁环抱而成,沿着主道首先印入眼帘便是五层高的主楼,整体建筑装修华丽廊檐飞挑,主楼与副楼之间相映成辉。此刻在千盏灯火辉印之下更显华丽。楼内丝竹悦耳人声鼎沸。


       主厅搭建的舞台之上琴箫阵阵,一群身着轻纱的曼妙女子身影飞舞。衣袂翻飞水袖轻舞衬着舞女们的纤纤玉臂迷倒了一片书生公子们。叫好调戏之声四起。


        花无谢端坐于正对舞台的主座子上微微蹙眉,身边的一个朋友喝到兴起对着台上的姑娘吹了一声口哨,在座的其他几人随即跟着起哄。花无谢掩下没眼拿起玉杯一饮而尽,低骂了一声“庸俗”。他声音轻柔如细风拂过转身埋葬于哄闹之中。待手中玉杯落下又是一副明亮的烂漫之意,未曾言语只是含笑看着众人。端的是一副温润如玉美目流转。花无谢生的一双桃花眼,其眼型酷似桃花,眼四周略带粉晕,水汪汪的,眼尾呈平行、微垂、微翘,笑起来则像月牙一样下弯,眼睛黑白并不分明,有时给人一种似醉非醉的朦胧。但是花无谢笑起来确是明亮有神,透着天真。

 

      这些人是花家生意场上的朋友。都是些有钱的二世祖各个玩世不恭常年出入风月场所。花无谢不喜此道但身处其中倒也没有显出违和之意。那些狐朋狗友也只当他是脸皮薄,放不开,偶尔调笑几句。

 

 

     一阵腥风从人群中拂过直冲台上领舞的女子。女子动作略有停顿,不过一瞬就恢复正常。肢体动作更加柔韧,眼神更加魅惑,引起一阵高潮。人声鼎沸之中无人察觉异样。

 

     台上的女子摘下金丝镂刻的面具露出全脸,一个妖娆转身眼角含媚的扫过台下观众,嘴角挑起一丝轻笑。引得台下的公子书生们一阵疯狂尖叫四起,更有甚者已经准备往台上冲去,半途被楼内侍从拦下。只是侍从拦住了这些公子哥却忽略了台上之人。

 

      只见身着轻纱的女子迈着莲步走下舞台直直朝着主坐行来,步履之间腰肢轻慢,风情尽显。人群更加疯狂,侍从只得拼命阻拦,楼内的妈妈们想要上前阻止姑娘却找不到路,只能大声叫着让人退下的话语。然而女子恍若未闻,玉足踏上主桌扫落满桌珍馐佳酿,有酒水溅上女子纤细对双腿顺着光滑的皮肤落。女子轻轻匐倒在桌上,一手撑桌一手搭上花无谢的肩,满含情谊的自下而上的看着花无谢。

 

        花无谢看着眼前的女子对着自己添了一下嘴唇吞了一口口水,身体一阵僵硬,脸一下红到了脖子跟。身边的朋友又是艳羡又是起哄。在女子手指点上他嘴唇之时下意识想要躲开,身体却不听使唤似的矗立不动。眼前的女子确实美艳,而花无谢生平最爱美人美景,一时间心思微动尽作势要附上美人薄唇。就在两唇即将相接之时一道利箭划破空气直直向着美人面目而来。美人眼色一变抽手往旁边一滚狼狈摔下桌子躲过利箭。就在箭矢射入之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即赶来。

 

        “缉妖司办案。无关人等速速撤离”

 

         人未到声以至。只一句就炸开了人群,厅内的一哄而散,狼狈逃窜。逆着人群飞进来数位头戴官帽身着官服之人。这些是缉妖司的缉妖师,长安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存在。他们斩杀妖物护佑皇城与百姓,然而百姓确是惧怕多过敬畏,他们与他们斩杀的对象一样危险。

 

     人群散去,缉妖师迅速围入厅内。

 

   “妖物柳轻絮食人精血残害生命。可杀!”

     为首的男子眼神锐利,五官精致,声音低沉,肃杀之气掩盖了姣好的面相让人望而生畏。花无谢呆呆的看着眼前之人。黑红相间的一身劲装,身形高挑,此刻微微下蹲,右手握上背后长刀,摆出了备战的姿势。如刀一样的眼神越过他射向背后的女子。整个人如同一把随时可以出窍的宝刀,寒气逼人。男子话音刚落身后的一头戴斗笠的女子随即冲出,一掌袭来。还未等花无谢有所反应,就从背后生出一双利爪,将其拖到女妖身前充当肉垫,长长的指甲嵌入皮肉,鲜血流出痛的人头皮发麻。然而比起这些那顺着疾风袭来的一掌才更是致命

     “吾命休矣”花无谢闭上眼睛一阵哀嚎

       电光火石之间,一道黑红相间的身影冲了过来,左手隔开掌风,右手长刀随后出窍,迅捷的一个转身侧身砍断了女妖的手腕,飞起一脚将那女妖踹出了几米远。眼见人质安全,其他缉妖司众人随即结印攻上。女妖被斩断一臂放声哀嚎,眼中怨气丛生,妖纹跗面显是要暴走。一时间阴风四起,黑雾重重。面对暴走的女妖缉妖司众不敢大意,小梅立地结印,一道金光形成一个光罩迅速扩大隔绝整个大厅。阿昆与阿仑两人攻向女妖。


      那边战况激烈,花无谢却已是无力观看,那被斩下的半只手臂还掐在他的脖子上。全身的力气顺着伤口上的血液一起流泄而出,眼前的事物渐渐模糊,意识渐渐空白,身体就像断了线一样直直向地面倒去。

“       竟然是以脸着地,可恨”就在意识脱离的一瞬间花无谢还想着要如何挽救自己的花容月貌。没办法谁让他花二少就是个爱美之人呢。

 

       在花无谢倒下的一瞬间,身边的男子早已收刀入鞘,伸手一览将人带人怀中,看了一眼酣战的其他人,显然胜负已分之后收回视线。

       男子将花无谢安置在一旁唯一一个还完好的椅子上,动作轻柔从他脖子上取下妖手,眉头微蹙单手一握,妖手在他手中化为灰烬。他看着面色苍白的花无谢嘴角抿紧,在对方脑门上贴了一张定魂符,口中微动右手敷上黄符在其掌下闪着光渐渐没入花无谢体内。随着光芒消失,花无谢的脸上渐渐有了血色,有黑气自伤口中冒出。男子随后从怀中摸出一个瓷瓶将瓶中的粉末倒在伤口上。伤口渐渐停止流血。在他处理花无谢之时另一边的战斗已经结束,小梅的结界也已经撤下。

众人走向他,看他处理花无谢一脸不耐。

   “没用的纨绔子弟,就知道寻花问柳,连逃跑都不会吗,尽拖后腿”一个梳着双刀髻的少女弯腰看着花无谢嗔道。

 

     “护卫皇城护卫百姓是我等的职责,不论身份如何都需护其安全”男子瞥了一眼梳着双刀髻的女眼“多做事少说话”

  “知道了,裴大哥!”女孩冲他调皮一笑。

   这青年原来就是缉妖司首领,当朝相国之子裴文德。在长安城也是一个传说了,传闻裴文德天资聪颖武力高强,八岁加入缉妖司至今二十年,手下斩杀妖物无数。是当世少见的术法高手,为人狠辣亲缘疏离。至今未有女子敢嫁入相国府,是亲缘寡淡之相。

   “今日缉妖司在贵处办案,所有毁坏财物可统计在册至缉妖司索取赔偿。”裴文德起身环视屋内一眼,抬高音量字句清晰的说了一句。

话声过后在某个角落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显然是有人躲在角落,然而只闻其声不见有人出来。

 

     经过一阵折腾已是月中天,裴文德看了一眼月色踏着月光率先离开。昏迷中的花无谢悠悠转醒,模糊之中看着那个挺拔的背影消失于月色之中。下意识的抬手似是想要挽留奈何思绪混沌终是未能发出一言,只得徒劳的放下。



评论(6)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