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睡觉搞澜澜

【巍澜衍生】缉妖.桃花令

花无谢X裴文德    随便拉郎瞎写写。给大师配了花二少。OOC什么的大家看个乐就好。



五、

        


      对于缉妖司的法器符篆一应材料裴文德从来都是亲力亲为从不假手他人,他精于此道对于材料的要求也是很高。花无谢陪着他挑挑拣拣了一上午,顺便发挥了一把他的商人优势,讨价还价一分一厘都精打细算。原本按照他的想法是想要自己付钱的,但是被裴文德拒绝了。

 

        采买完毕,裴文德要回府练功。花无谢也没理由跟着,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在路口与他道别。

 

       回到桃苑,看着满园桃木回味着早上的点滴,嘴角笑意更深。花无谢屏退了下人独自在园内散步。手抚上一颗桃树枝干想着裴文德低沉的语调,心情雀跃。手下桃树也视乎感受到了他的心情,清澈明亮犹如打过蜡一般的树叶飒飒作响,桃树枝条飞快抽长开出了一枝粉嫩的桃花。花无谢折下花枝轻嗅花香,心情也如同这枝开的灿烂的桃花。嗅过花香手腕轻甩,一枝桃花便已是花谢叶落只余一枝空枝握于手中。花无谢看着手中空枝略感可惜

 

       翌日一早就有下人来报说裴少爷来了正在府外等候。听了下人报信花无谢加快了洗漱的动作匆匆抹了把脸就往外走,边走边训着下人为何不把请进来。下人被自家少爷训着也觉委屈,说已经请了但是裴少爷说没有要事不变打搅,就是不肯进来。听了下人的话花无谢稍一思量知道大概自己昨天的热情吓到人了。裴文德和其父一样都是克己慎独之人,一向自我要求甚高,轻易不想麻烦他人。于是脚下的步子迈的更快了,连早饭也不吃了。

 

       花无谢迈过门槛就见到一身官服的裴文德身背长刀负手而立,身子还未迈出去脸上已是满面春风。就在花无谢开口唤一声“裴兄”之时,裴文德刚好转身回眸,两人四目交接的一瞬,花无谢嘴角绽开眼中桃花正盛。裴文德似是被他的笑容感染,眼神一动嘴角也上扬了几分微微点头。

 

     “裴兄来的好早。下次再来不必在门外等候直接进去就好”花无谢走到裴文德身边一站折扇语气轻快。

 

      “吾习惯早起。”裴文德微微错开一步对他做了个请的手势。见他有些疏离花无谢也不恼点头一笑。两人并肩前行。

 

       一路上花无谢心情极佳,一边家长里短的说着,裴文德虽不主动说话但也随时应和着,但对于关于缉妖司的话题却是一带而过绝不多说。两人之间气氛和谐完全不像是刚认识了两天不到对的人,两人又都是生的一副好皮囊这样并排走在街上让人不住侧目。

 

 

       半路上裴文德带着花无谢拐到了一个包子铺前,老板刚蒸好一屉包子,蒸笼一掀烟雾缥缈。裴文德自怀中取了钱袋买了几个包子,老板用油纸包好他接过之后塞到花无谢手上。

    “看你出来的急,想必还未来得及吃早饭。这家包子虽不比上你府上的花样多但是味道是不错的。你可以尝尝”

 

      花无谢手里拎着油纸袋,感觉包子烫的人心里也暖暖的。他呆呆的拿起一个就往嘴里送,哪成想刚出屉的包子烫的很,手上一个没拿稳包子落了地滚了一圈浪费了。心疼的花无谢眉都皱了一边吹着手指眼神还随着落地的包子滚了一路。一旁的裴文德也被他吓了一跳,他眼皮轻挑看着花无谢道“你还真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少爷,吃个包子都不会。”

 

       被他这么说了花无谢也不生气对他咧嘴一笑“你给我买的包子我太感动了,一时心急失了手。我平时不这样的,我发誓”边说边举起左手。

 

       裴文德被他说的一愣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实在不理解几个包子而已有什么好激动的。

 

 

       两人甫一踏入缉妖司大门,一柄飞刀迎面飞来,裴文德迅速抽刀挡于身前,一声脆响飞刀击上刀身激起一阵火花。裴文德手腕微转刀身一转将飞刀打落一边。飞刀还未落地一柄巨斧接踵而至,裴文德横刀立于头顶生生接住了这凌厉的一斧,抬手一扬震烈空气将这巨斧连同执斧的壮汉一起震处数米远。只见他眼神一变嘴角微勾一身战意喷薄而出。就在那壮汉震飞之时两条铁链应声而来,黝黑的铁链连着矛头左右夹击。及时这样也不见裴文德有所慌乱,他腰身一转避过右边一击同时左腕挥起击飞左边一枚,随后直冲向缉妖司内正面迎上来人,五人立时酣战在一起,扬起尘土满天。

 

       花无谢认得与裴文德对战的几人,都是在花月楼见过的熟面孔。猜到他们在切磋武艺,他缓缓踏进门内立于一旁慢慢欣赏。看着裴文德一直处于上风,花无谢油然而起一股小小骄傲,似乎赢得是自己一般。

 

       数十回合站下来,胜负渐分,其中一梳着双刀髻的女子率先认输嚷着“不打了,不打了。每次都输没意思。”其他几人也相继收手。裴文德将长刀入鞘理了理衣冠。面容也恢复清冷。花无谢上前抬起衣袖擦拭他头上薄汗,所有人被他的动作弄的一愣。很快那梳着双刀髻的女子疾步走过来胯一顶将他挤到一边,从怀中抽出丝绢街下他的工作。

 

       裴文德头一偏躲过了,斜眼奇怪的看了两人一眼。

 

       花无谢被那小姑娘挤到一边也不恼,意味不明的看了少女一眼。少女见他看自己扬了扬脖子瞪了回去“你这个小少爷怎么在这里。这里是缉妖司不是你等可以玩乐的地方,还不快快离去”

 

     被她这么一提,裴文德才想起来花无谢来。立马对小梅说明了来意。听他说完小梅也不耽搁,微一闭眼在睁开时眸色已变,只见她瞳孔竖立颜色变浅闪着银光犹如妖兽。小梅凝目审视花无谢许久眉头渐渐皱起“咦”了一声。“这小少爷是人没错,气血干净没有被妖力侵蚀的痕迹”她皱了皱眉似有不解,思索一阵才接道“但我仔细查看之下,他体内又似乎隐隐有妖力涌动,不强烈反而温和。”她收回目光看向裴文德“裴大哥这个情况我们从未遇过,小梅也说不上来是好是坏。”

 

     听她说完,裴文德皱眉看着花无谢觉得事情似乎有些蹊跷。然而看着花无谢一脸天真的表情他觉得还是安慰一下比较好,普通百姓遇上妖魔鬼怪一事承受力总是低一些。

 

    “你放心,此事缉妖司一定会查明并解决的。”只是裴文德少有安慰人的时候,说的话也是干巴巴的。但是花无谢却很受用。他展扇一笑道“那无谢就将这条性命交于裴兄了,如何查看如何治疗都听你的”他语气轻松毫不在意。

 

       裴文德想花无谢果然还是个普通百姓对于妖邪侵体之事的严重性完全没有意识,但他也不打算告诉对方。在事情查明之前说出来也不过是徒增恐惧罢了。


评论(11)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