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睡觉搞澜澜

【巍澜】纸短情长

      一个梦境的产物。大家就当是八十一芥子的其中一个吧。不会开车,车什么的一带而过。

                          纸短情长                    

      赵云澜回国了,即使在国外生活了近二十年他也依然觉得还是祖国的空气清新。

 

      回国之后的赵云澜成立了一家游戏工作室,这几年国内游戏行业发展迅猛他也刚好赶上了这股春风,事业稳步上升之中。

 

       甫一回国他那被异国他乡禁锢多年的肠胃就开始放飞了。一段时间内天天下馆子大鱼大肉三不五时一顿麻辣火锅。谁知他的爱国之心一直未变,自己的肠胃却早已悄悄叛变一时之间难以接受来自祖国美食的煎炸闷墩,举起了反抗大旗,在一个无人的夜里发出了抗议,将赵云澜放倒在自家门前。幸好遇到热心的邻居,被他捡回家又帮他叫了救护车,上上下下的陪他在医院折腾了一晚。

 

      邻居不光热心人还长得好看,身材修长斯斯文文的,脸上驾着一副眼镜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书卷气。赵云澜一见倾心再见起意动了心思。赵云澜在英国待了近二十年,那边民风开放加上他又是个男女不忌的主一下子就惦记上了人家。

 

      赵云澜生了一副好皮相又是个会来事的主,借着答谢的由头一来二去不光摸清了对面邻居的底细还十分自来熟的与人成了好朋友。当然好朋友这个定义是他自己下的。邻居名叫沈巍是这座城市大学里的教授,教语文的,平时说话也是斯斯文文的和他的职业很符合。沈巍这人看似好说话实际上和谁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很好的执行着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中华美德。

 

      不过赵云澜可不是什么端方君子,他就一市井小民。给跟杆子就能顺上爬,给他一个支点他就能翘起地球。即使没杆子没支点他自己也会想方设法的找一个。在这点上沈巍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很快就被他登堂入室顺带着蹭蹭饭。

 

       当然赵云澜是个心思玲珑之人虽然热情但不会咄咄逼人总能很好的把握住交往的尺度,既不显得突兀又不会给人侵犯领地的压迫感。一来二去两人的交往渐深。赵云澜这人对于看上的对象肯花心思又大方即使矜持如沈巍也被他撬开了心房一角。只是也不知是这沈教授自持惯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导致两人一直处于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一个阶段。美人天天在眼前晃悠就是吃不到嘴里,他心里那叫一个急嘴角都起了一个水泡。

 

      这天周末赵云澜抽着烟斜着身体躺在沙发上,一双大长腿交叠着放在茶几上,随着着他飘远的思绪无意识的微微抖动。赵云澜正在酝酿一场浪漫的告白想要一举拿下沈教授。赵云澜多人精一人自然感觉的出来沈教授对自己多少也是有点意思的,只是这人始终克制守礼都快半年了连个小手都没牵到过。

 

      赵云澜环视一眼自己如同狗窝一样的房间叹了口气,他十分艰难的从沙发上起来掐灭了手中的烟头。良心发现的准备收拾一下。

 

     今天是农历七夕一个适合告白的日子,他决定亲手做一顿烛光晚餐来一场浪漫的告白。中餐赵云澜自然不行但是毕竟国外待了这么多年,西餐还是手到擒来的。

     他早早预约下了沈教授晚上的时间。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收拾布置房间。厨房里的工具都是全新未拆封的,拆包装清洗又花了他不少时间。一切收拾妥当之后又驱车去了超市买了最好的食材。

 

     晚上七点赵云澜听到对面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刚好手里的晚餐也准备妥当。他进房间换了一套藏蓝色的西装又理了理自己的发型对着镜子露齿一笑很是满意整个人就像一只开了屏的孔雀。拿起桌上准备好的玫瑰花敲了对面的房门。

 

      沈巍放下包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还没喝完就传来一阵敲门声,他轻轻放下杯子前去开门,纵然知道外面是谁,在开门的一刹那还是被惊艳了一把。

 

       长身玉立的赵云澜一身修身的西装三件套很好的他那183cm的身高优势展现了出来。腰细腿长。精心打理过的头发露出了饱满的额头,微微敞开的领口露出一截锁骨端的是一副风流倜傥。。

 

        这是沈巍第一次见赵云澜穿正装,不同于以往总是一身休闲打扮的样子,此刻的赵云澜嘴角挂着绅士的笑容完全就像变了一个人,即使阅人无数的沈巍也被小小的惊艳了一把。一个在门内一个在门外,赵云澜看着沈巍的表情,眉梢一挑心里飘起一阵得意,面上还是努力绷住了表情。他从身后拿出玫瑰送到沈巍面前“能否有幸邀请沈教授共进晚餐。”

 

       沈巍接过花,微微低头用手扶一下眼睛点了点头,耳尖泛着红。沈巍跟在赵云澜身后出了房间拿了钥匙带上门。走没几步就进了对面房间。

 

       房间内没开灯,只有桌上的烛火闪着光,暖黄的光晕打在餐具上为冰冷的餐具镀上一层柔光。

 

        赵云澜领着他来到桌边抽开椅子请他坐下之后,又给两人的高脚杯里各倒了一些红酒后才优雅落座。两人相视一眼开始进餐。沈巍不常吃西餐他偏向于中餐,但是这不妨碍他品味手中的美食。牛排很嫩,煎的刚刚好大概五分熟左右,不会太老也不会太生,这是赵云澜的小心思,他自然感觉的出来。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看自己赵云澜对他回以一笑。

 

        赵云澜放下刀叉又为自己斟了一点红酒,他举起酒杯与沈巍碰了碰,两人各抿了一口。月光透过窗照进来气氛正好。

 

    赵云澜放下刀叉认真看向沈巍。对面的沈巍也擦了擦嘴回看他

 

    “沈巍。做我男朋友吧,我是真心喜欢你。我想吃一辈子你做的饭,也可以给你煎一辈子的牛排。”

 

       看着赵云澜认真期待的表情沈巍心中触动。眼中闪着光几次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却都没能发出声音。对面的赵云澜也不着急擎着笑意耐心的等着他的回答。

 

      忽然一阵重物倒地的声音自边上的小房间内传来打破了这美好的气氛。沈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示意赵云澜去看看,赵云澜不肯只是执着的看着他等一个答案。

 

      沈巍被看的满脸通红神色不由有些焦急。看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赵云澜叹了一口气起身走向小房间。他打开灯转动把手打开门里面的白天被他随手塞进去的杂物倾泻而出。几百个信封散了一地。刚刚的巨响就是装着这些书信的收纳箱倒下发出来的。

 

       这些信全是手写的,看纸张泛黄的程度有些年头了。这是之前的亲戚收纳整理好的说全部是给他的,每年都有终止于三年前。当时亲戚和他说时他也没在意,一直放在一边也没去管。如今数百信封散在眼前倒让他有了几分好奇。赵云澜提了提裤子顺势踮着脚蹲下了,他背对着沈巍所以没有看到沈巍在看到信件的一瞬间苍白的脸色和晦涩不明的表情。

 

       赵云澜顺手捡起一封拆开来看了。信封有些泛黄,里面夹着三张信纸,信纸是最普通的纸张,简单朴素的蓝色线条上书写着一行行话语。纸上的字迹看起来有些稚嫩,像是用圆珠笔写。内容并不多诉说一个孩子两周之内所发生的事情。时间的落款是2001年。那一年的赵云澜已经随着父母出了国所以他没有收到这封信。

 

       赵云澜放下手里这封在信堆里摸索了一番又抽出一封。素白的信封内只有薄薄的一张纸,纸上的内容也不多只有寥寥几句。

 

     “这是给你寄出的第八十一封信,不知道这次你会不会回复。现在我上初一了,初中的课本有些难,老师说我的基础比较差需要多多努力。我会努力的。已经半年没有收到你的回信了,有些担心。希望你没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如果你忙完了看到这封信请记得给我回信。”

 

      信的署名是山鬼,落款是1999年的九月,是赵云澜被他爸拽到英国的半年之后,那时的他忙着补习外语办着各种繁杂的入学申请,一度想要离家出走偷渡回国在机场被他爸捉了回去一顿抽。

 

     赵云澜的思绪被带回到久远之前,有什么东西似要破土而出。

 

      赵云澜又抽出好几封一一拆了开来。

 

    “今天问了老师龙城是哪里,老师说是个繁华的大城市离我们这里很远坐车要做两天一夜。她说那里很美,那里的人也都很有文化是个好地方。我很开心,那是你所在的城市,也是我将来要去的地方。我要更加努力的学习。2000/4/20 山鬼”

 

 

   “弟弟与人打架被学校记了过,我很生气。但是我也知道这不能怪他,是那些人先挑衅的,他们骂我们是没人要的野孩子弟弟才会往死里打他们,如果我在现场我也会揍他们的。但是看着院长不停对的给老师和家长道歉的样子。我有些难过。

   还是没有收到你的回信,也很难过。希望你好好的。2001/5/3 山鬼”

 

 

  “你为什么一直不回信呢,是讨厌我不想和我做笔友了吗?1999/4/30山鬼”

 

  “相信你不是讨厌的我对吧。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吧。没事的我还是会给你写信的,你空的时候就回我一下,如果没空,不回也没关系。1999/5/4山鬼”

 

    “暑假时间在福利院的后山树林里踩的野山菌风干好了。给你寄了一些,你收到后让你父母用热水泡开后放在鸡汤里味道很鲜的。这是院长奶奶独门秘方制作的很受欢迎的很多人都会慕名而来采购的,可惜野山菌产量太少。希望你能在中秋之前收到,提前说一声中秋快乐。2002/9/11 山鬼。”

 

     “高三的学习难了许多,不过我找到了学习的窍门这些难不倒我,你不用担心。如果有什么难题也可寄信告诉我,我来教你。对了忘了和你说了,我跳级了。现在是一名高三学生了,厉害吧!因为要备考,高三的作业多了好多,最近给你写信的频率可能会变少了,不过我会很快调整过来的,到时候还是会向以前一样常常给你写信的。你学习也要加油!

 

      前两天梦到你了,你还是那张照片上的样子,瘦瘦的笑的很开心。你过来牵着我的手和我说话。我很开心想要抱你……2002/4/6山鬼”

 

 

     其中有一封时间相对较近的信上写着“我被首都的一所名校报送了很开心也很失落。原本我的目标是龙城大学的。那里离你很近我可以去看看你。不过这个机会很好我不想放弃。我想变得更好,然后去找你站在你面前。你等等我。”

 

       赵云澜看完手中各个时间点的信,心情激荡。脑海中那些被遗忘在角落的事情开始慢慢回溯。

 

       11岁的赵云澜还是个欢乐多的小小少年,那一年发生了很多大事,伟大的祖国逝去了一位伟人,同年的七月中国国旗和X港特别行政区区旗在香港升起,中国政府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成立X港特别行政区,解放军进驻香港。也是那一年长江三峡截流成功。以上这些对于当时的赵云澜来说都无关紧要反而一件小事让他那一年的生活丰富了许多。

 

      那一年春季开学,有些秃头的校长也不知抽的哪门子疯组织全校师生献爱心。老师捐款学生捐物。为了响应学校的号召,赵云澜回到家将自己看过的所有课外读物一股脑打包捐了出去。里面附上了一张纸,纸上龙飞凤舞的写了一串话。落笔的名字是昆仑。当时的赵云澜觉得这名字非常拉风,现在想起来却觉得中二的可以。想起自己当时的笔名赵云澜嘴角一抽。

 

 

       全校师生的爱心物资捐出之后的一个月收到了来自远方的回信。赵云澜也收到了属于他的那一份。赵云澜收到一个小包裹,打开之后里面除了一封信之外还有一些野果菜干。赵云澜没管那些吃的径直打开信看里面的内容。

 

    “谢谢你的礼物。我很高兴也很喜欢,原来除了课本之外还有这么多有趣的书籍啊。送上一些我们这里的特产表示感谢。”信上的字迹工整,纸面干净整洁像是女生写的。信上末尾的署名是山鬼。赵云澜莫名觉的这名字与自己的昆仑很搭,都是一样的酷炫。班上其他人也都收到了回信一时间气氛热烈。

 

       放学回到家,赵云澜将那包菜干交到他妈手里放下书包之后就出去野了。一个多小时之后被他妈揪着耳朵拽了回来。吃了晚饭被他爸妈押回房间做作业去了。作业做了一半做不下去了,赵云澜想起晚上那美味的菜干红烧肉的香味,忙从书包里翻出那封信看了一会儿。心血来潮的抄起作业本就写了一大堆,从作业本里撕下来的两张纸上龙飞凤舞的写满了字。一会儿说菜很好吃一会儿又说作业很难。写完之后他将纸折好又从抽屉里翻出几只没有拆封的新笔和几本书,里面还夹杂了几只棒棒糖。他觉得女孩子一定会喜欢。

       第二天一早他翘了上午的课骑车去了邮局,包好所有的东西寄了出去署名依然是狷狂的昆仑二字。两周之后赵云澜收到了回信,字里行间都是满满的感激之意,也一一回复了他信中的抱怨。山鬼劝慰的话语通过文字传达给他让他觉得很是受用,比老师和家长啰啰嗦嗦的数落顺耳多了。之后两人之间就开始了每两周一次的书信往来,赵云澜开始偷偷节省零花钱给对方买一些他觉得有趣或者有用的东西无视对方的婉拒。赵云澜知道她爱看书所以其中以书本之类居多。这样的交流结束在他爸手上。一年半后的某一天他爸突然通知他,他爸工作调动他们全家要出国移民。一时间鸡飞狗跳手忙脚乱。等他回过神来时已经被他爸打包上了飞机。临走之前赵云澜交给自家借住的亲戚一封信让他帮忙寄出去结果那个亲戚不靠谱转身就把信给弄丢了。也没觉得小孩子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丢了信的事自然也没有告诉赵云澜。那边赵云澜一落地就忙着适应新环境。记忆里的山鬼就慢慢被尘封了起来。

 

        没想到山鬼竟然十年如一日的给他写着这些没有人回应的信。住在他家的亲戚帮他一封一封对的都收了起来装进储物箱里。赵云澜回来接收回房子的时候亲戚有提过一句他没听清也没在意。现在看着眼前这一大堆信他心里突然感觉有些酸。

 

       一直在他身后的沈巍走了过来在他身边蹲下,拿起一封信低声问了一句“这些……”他声音有些低沉,语气中压抑着某种难言的情绪。

 

       赵云澜觉得有些尴尬也不看他,吸了一口气故作镇定的说道“这是一个我的小朋友寄给我的信。只是后来我出国之后断了联系,没想到她给我写了这么多信。”赵云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满地的信件,心情有些说不出的堵塞“是个很好的孩子。可惜我弄丢了人家。辜负了一片心意。”

 

       听了他的话,沈巍的肩膀微微抖动,嘴角死死咬住,眼中情绪翻涌。手中的信也被握的皱在一起。他暗自平复了许久才复又站起来。他向房间内走去,在一堆信件中翻找了一番,从中抽出了其中一个走回来递到赵云澜面前。赵云澜接过信抬头看着沈巍,此刻的沈巍情绪有些异样眼里翻涌着他看不明白的情绪。他示意赵云澜看信。

 

     赵云澜从他手中接过。这个信封看起来相对较新,年数应该比较近。沈巍眼神一错不错的看着他拆信看信。看着赵云澜的表情慢慢由疑惑变为惊讶最后难以置信的抬头看着他。嘴巴开开合合了很久也没有发出一个字。

 

     信上的内容不长“我应聘了龙城大学的教师职位被顺利录取了。非常开心也很激动。车票已经买好明天最早的一班车。很快我就会来到龙城,来到你的城市。我会去找你希望你还记得我。”落款的时间是三年前的2018/6/13 署名:沈巍

  

     两人对视了很久,沈巍的眼中泛起泪光赵云澜看着他笑了眼中也有泪花闪动,心里涨的满满的又苦涩又甜蜜。

 

    “我等了你很久。昆仑!”沈巍看着他语气如同千斤顶一般一个字一个字的砸进赵云澜心中。“赵云澜!我喜欢你。愿意做你的男朋友。”

 

     赵云澜扔下手中的信件跳起来抱住沈巍。沈巍伸手回抱住他,双臂收紧用了很大的力气,似乎想要将他嵌进自己身体里。赵云澜埋首在他颈间,有温热的液体滑落滴在沈巍肩上。赵云澜语气哽咽的沉沉叫了一声“沈巍”。沈巍抱着他笑着回应了一声。

 

     不知何时开始两人双唇相接彼此交换着唾液,沈巍一手扣住赵云澜的后脑勺一手揽住他的腰,舌头在赵云澜的嘴巴攻城略地。沈巍接吻没身技巧全凭本能。现在的他脑子一片空白只想抱紧眼前的人与他有更多更亲密的接触。两人的下身早已起了反应,火热的摩擦在一起。赵云澜收回一只手沿着胸腹往下握住了沈巍的 xing qi,隔着西装裤慢慢抚摸。沈巍身体一僵嘴上的动作更加凶狠了。只听到赵云澜“嘶”了一声,有血腥味传回口中。沈巍暗暗一惊撤开上身。看到赵云澜嘴角有一丝血迹,双唇红肿颜色艳丽。不由的有些许愧疚,头也跟着低了几分。

 

    赵云澜抬手擦过嘴角浑不在意,舌尖不自觉的的扫了一下。对着沈巍一挑眉“宝贝!你太辣了。不过我喜欢!”

 

    沈巍被他的动作挑的火起,弯腰将人压在铺满书信的地板上,嘴唇随之附上开始新一轮的攻城略地。手上毫无章法的解着赵云澜的衣服。看他手上已经解了裤腰,手已经拉开拉链的样子赵云澜顿感不妙连忙将人推开。沈巍被推开之后一脸不悦的看着他脸上透着委屈。赵云澜被他看的没有脾气,心里软成一滩水。他喘着气说道“去卧室。里面有需要用到的东西。”

 

    沈巍将他拉起来两人一路拥吻进了卧室。赵云澜从床头拿了润滑剂手把手的教自己新上任的男朋友上了自己。起初有些艰难好在沈巍是个学习能力很强的人很快将赵云澜的伺候的舒舒服服只剩下喘气的份。沈巍初尝人间极乐,身下是自己朝思暮想了许久的人,失而复得的满足感与两情相悦的甜蜜感让他体会了三十多年来从未体会的快乐。整个身心就像飘在云端。身下的动作却是越来越凶猛。起初赵云澜还能说说骚话撩骚他,后面只能咬着枕头呻*吟。

 

       夜还很长他们的未来也还很长。长过那些文字流淌过的时间,填满彼此的生活。


评论(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