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睡觉搞澜澜

【巍澜衍生】缉妖.桃花令

 花无谢X裴文德    随便拉郎瞎写写。努力不坑

八、

 

      裴文德随着花府商船在运河上行驶了十多天终于抵达临安。裴文德随着众人在临安的码头下了船,一下船就有临安分部的人前来迎接。临安分部的负责人姓楚原是长安人士也是裴文德的老部下。两人见了面不多做客套直接切入主题讨论起了案情。花无谢见他要走赶紧追了上来在他手里塞了张纸条“这是我临安的住址,等你忙完了就来这里找我。别去驿馆了住我这儿吧。”

       裴文德展开纸条看了一眼抬头对他说了一句“不必。”为了不显冷淡又补了一句“这边缉妖司都已经安排妥当,心意领了。”

 

      “那怎么行。这边缉妖司给你安排的地方无非就是驿站那样的小破地方,又破又旧。如今你在我的地盘上我怎么能委屈你住那些地方”面对他的拒绝花无谢面不改色全当没听见“来的路上我就已经飞鸽传书命人收拾好了客房。你若不去岂不是浪费府上侍女们的辛勤劳动。”

 

        花无谢伶牙俐齿,裴文德自是说不过他。就在两人僵持之际一声咳嗽打破了花裴二人之间旁若无人的气氛。

 

        作为原本取代驿站即将收留裴文德的小破地方的主人,楚恕之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咳嗽了一声以示自己的存在。他对花无谢失了一礼“见过花公子。”

 

    “你们认识?”裴文德问道

      “昔年在临安,无谢有幸得遇楚大人风采,之后有过数面之缘。楚大人安好。”回答他的是花无谢“小郭在长安也一切安好,就是性子没什么长进还是怕生人。不过也没什么不好的。”

     “公子说笑了。遇到公子之时正是楚某最狼狈之时,幸得公子出手相救才保下一条性命何来风采可言。”楚恕之对他一抱拳,一向不苟言笑的脸上带上了几分敬意“而且公子不光救了在下还收留了长城。在下很是感激。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大人言重了。举手之劳而已!”

 

        裴文德面上看似冷淡实则十分在意缉妖司众人,每一个都视为家人。从他二人交谈之中裴文德知道花无谢救过楚恕之一命很是感激,对他的好感不由上升了一大截。他也随着楚恕之一起双手抱拳鞠躬郑重施了一礼。花无谢赶紧扶起他笑着说道“你不也救了我嘛。你要是真想谢我就来我府上,也好让我尽尽地主之谊。”

 

       这一次裴文德没有拒绝。随后三人在码头分别。花无谢回到码头监督工人卸货裴楚二往缉妖司方向而去。行走之时楚恕之简单向裴文德做了说明。原来近三个月来临安城外常有妖物频繁出没,缉妖司的人虽加强了防范无奈人手有些捉襟见肘,难以顾全。就在半个多月前临安郊外的一所村庄几十户人家近百口人一夜之间消失不见了,缉妖司众人查了许久还是毫无头绪才不得不传消息回总部希望裴文德能前来查看一下。

 

       裴文德与楚恕之交接之后就留在司内整理案情,等他再次回神之时已是傍晚。他暂时放下手中文书心里已经有了计较。瞥见桌案上花无谢留给他的纸条略略出神,片刻之后他拿起纸条向司外走去。出了大门正要找一个人问路就见青石板路的尽头缓缓而来一辆马车,花无谢正掀了帘子向外张望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开心一笑那双标准的桃花眼里似是盛满了光比那晚霞还要耀眼。

 

      车还未停稳花无谢就迫不及待的跳了下来一脸邀功的对着裴文德扬了扬头“想起来你对临安应该还不十分熟悉,怕你找不着路就来接你了。”

 

     看他笑的张扬,裴文德的心情也跟着放松了不少,心里有着几分感动。

   “有劳花二公子了。”

   “你别叫我公子了,太生分了你叫我无谢吧,我也不唤你裴兄称你文德可好。”

    “好。有劳无谢了。”

       花无谢早就想直接称呼他为文德了,但是又怕他觉得过分亲昵才一直克己守礼的叫他裴兄。如今见他不光答应了还叫了一声无谢,心里顿时乐开了花,嘴角的笑容更是收不住了。只觉得自己的名字起得真是好,尤其从他嘴里说出来低沉而又磁性说不出的好听。见他那么高兴,裴文德也不自觉的跟着一笑。那笑容自他嘴角绽开如冰雪初融直击人心。花无谢觉得眼前有点晕。

 

       来到花府门一打开府内下人呈一字排开立于道路两边,整齐划一的低头行礼“恭迎二少爷、裴少爷回府。”

 

       这阵仗弄得裴文德一愣,纵使他一向淡然宠辱不惊惯了见到这场景也不由的升起一股拘谨来。走在他身侧的花无谢倒是习以为常,对众人摆摆手道“行了,你们去忙自己的去吧。”下人应声之后有序的散开了。裴文德也很快恢复淡定如初。

 

       花无谢为他准备的这顿接风宴不可谓不丰盛,满满一桌,他粗略扫了一眼大概有十三道菜,皆是临安有名的菜肴。裴文德一撩衣摆在花无谢身边大方坐下也不拘束了,一一品尝之后发现味道确实不错,不过裴家一向节俭惯了,他也只是觉得味道不错让他真的形容却也形容不出来。期间花无谢不停给他夹,他就只能不停吃菜,好在花无谢每次所夹的分量不大,只是每一道都不会落下。

 

       吃了晚饭二人又在园中坐了坐饮了当地最有名的西湖龙井。裴文德自入缉妖司以来已有近二十年没有感受过向今天这样赏景饮茶的情趣了。此刻由然生出一种满足感似乎有些明白了坊间话本中所谓的岁月静好。

 

       沐浴更衣之后回到客房,发现院中也是种满了桃树,虽不如长安那般茂盛却也是枝繁叶茂丝毫没有入秋的萧瑟之意。看着院中桃树裴文德心下暗叹:无谢还真喜欢桃花的紧,哪里都种满了桃树。若是到了春天满园桃花盛开,落英缤纷之际必是一番人间仙境之景。他可以想象的出那人站下花下轻嗅花香,定是嘴角含笑满目春色。那张脸上的景色只怕比这满树桃花也不逊色。

 

     想到明日还需早起,裴文德不在磨蹭回到客房倒头就睡。连花无谢来找他也错过了。


    花无谢握着手中玉佩看向熄了灯的客房略有些失望,他低着看着手中玉佩撇了撇嘴决定明天再送。玉佩雕工精美整体呈椭圆形,上面栩栩如生的雕刻着一片竹林,材质是半透明呈菠菜绿色的和田玉,质地细腻,闪着蜡状光泽,其色正、浓、纯 、手感冰润、厚重,为碧玉当中的极品。花无谢这一批玉雕之中一眼就相中了它,软磨硬泡从他大哥手中讨了过来原本想要寻个好日子送给裴文德,但他今日心情极佳觉得今天就是个好日子,赶忙从房中寻了出来。结果他人还没到对方就睡了。想起他此次来的目的,花无谢也不愿打搅,转身回了房间也早早睡了。


评论(4)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