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睡觉搞澜澜

【巍澜衍生】缉妖.桃花令


 花无谢X裴文德    随便拉郎瞎写写。努力不坑


十、

 

       裴文德快马加鞭日夜兼程赶回长安将临安之事禀告了裴相国。裴牧仔细摸索着手中的残刃思索良久。人、妖勾结私制兵器这两条哪一条都够诛九族的,非常人能做得出来。裴牧神色凝重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但他很快就收敛了情绪再面对裴文德之时已是平静无波丝毫看不出端倪。语气平淡的对裴文德挥了挥手“那勾结妖物之人我会交由刑部督办,人祸之事缉妖司就不必再管了。近日有报长安城外的林中似有妖物出没明日你领人去看看。”裴牧放下手后又补了一句“你这些天赶路也辛苦先下去休息吧”

 

       对于裴牧的话裴文德似觉不妥,看了他爹良久,然而裴牧面上毫无波澜看不出任何情绪。见裴牧遣他退下纵有疑惑最终还是压回心底,抬手对他爹躬身行礼之后就退下了。沐浴之后先去给他母亲灵位前添了三柱清香叩了头才回房休息。

 

       翌日裴文德回到缉妖司先是听过汇报,随后将临安之事做了详细整理,他用宣纸将那片残刃上的花纹拓了下来。仔细辨认之后可以看出整个图案呈一个尖锐的倒锥形,里面镂刻着诡异的图案像是一张怒目圆睁的脸两颗巨大兽齿,眼神空洞嘴巴张开下颌骨拖得老长。

 

       裴文德研究了很久没研究个所以然来。只得暂时将其收入怀中,随后又拓了数份命人给缉妖司众人一人发了一份。等这一切忙完已临近傍晚。他点了阿昆、阿伦小梅和阿山几人往城外行去,白隼暗中接应。

 

 

       站在城墙之上极目远眺,距城墙之外数十里之外的密林中隐隐有黑气升起。随着光线越来越弱那股黑色雾气渐渐向四周蔓延。在月亮升上中天之前缉妖司众人加强了一遍城内的法阵之后自城墙之上跃下,落地之后裴文德手指划过眉弓朝几人打了个手势。接收到信号几人迅速散开隐入夜色之中。

 

       裴文德冲进树林,林中雾气越来越大。越是往前走雾气越重连天上的月光都被遮住了,视线受到影响只隐隐看到四周树木的影子。然而此时不能有任何照明以免打草惊蛇,裴文德只能放缓脚步小心前行。

 

      突然异变丛生一条白色身影自密林中飞出,就在白色影子飞出之时一条锁链直冲而去。裴文德身形一动冲了过去抽刀砍下矛头反手揽过那条白色身影,竟是一个妙龄女子,衣衫凌乱表情惊恐。裴文德放开女子对着现身的小梅使了一个眼色。

 

    小梅上前打开天目看了看女子侧首对众人说了一个字“人”

 

     那女子见小梅双瞳闪着异光,吓得缩紧了身子往裴文德身边靠了靠。裴文德脚步轻移往旁边靠了靠,脸上始终带着警戒。

     阿昆走向女子脸色突变故意凶狠的问了一句“这荒郊野外的姑娘只身一人在此不害怕吗?”

      被他突然的一吓,女子脚下一个不稳摔在了地上变得更加无助了,声音抽抽噎噎的我……我……了半天也没凑出一个完整的句子,只是瞪着一双大眼睛求助似的看向裴文德。裴文德见他一副可怜的样子终有所不忍的解释了一句“别怕我们乃是缉妖司之人。”他顿了顿伸出手时又加了一句“我们是好人。”

 

     女子怯懦的看着他,缓缓的伸出手。突然一个蓝色身影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冲了出来,一用力将裴文德撞到一边伸手用力一拉将女子从地上拽了起来。

 

     所有人被这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待定睛一看发现这不知从哪个角落钻出来的人竟然还是个熟人。来人身材修长头发凌乱,发丝之间竟还插着几颗树枝挂着几片落叶,肩上的披风歪在一边,系的结也松的差不多了。价格不菲的一身衣服上被不知什么东西划开了好几个口子,明明一身装扮狼狈不堪偏偏此人站的端正,体形修长丝毫没有颓丧之感。这突然出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前不久才与裴文德在临安分别的花无谢。

 

     花无谢将女子拉起来之后立马松了手,意味不明的看了她一眼,女子见他看向自己微微偏了偏头躲闪着花无谢暗含警告的眼神。见他躲闪花无谢收回视线将收回的手在已经破烂的衣服上擦了擦。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裴文德走过来看了看他。

 

   花无谢直视着裴文德的审视的双眼坦然一笑“与你分别后甚觉不安,不想呆在临安。就赶着马车日夜兼程的回来了。谁知到了长安脚下马儿受惊拖着马车冲入林中,我与下人走散。好不容易跳了马车却迷了方向。真是倒霉。”花无谢抖抖身上的破衣服一脸嫌弃“谁知这林中迷雾丛生,绕了大半天也出不去,不然我早就入了城回家躺着了。哪里还需要糟这份罪。”

 

   裴文德看他一身狼狈,伸手替他取了头上插着的树枝和落叶。

  “你在这林中行了这许久可有发现什么异常?”

 

     花无谢见披风上破了几个口子干脆解了扔在一边,理了理衣服之后对着一笑,声音清亮“我进来之后发现天色越暗这雾气越浓,自然觉得异样,一直不敢掉以轻心。小心仔细的寻着出口想要回到官道上,结果绕来绕去一直到了现在。刚刚听到这边有声音十分惊喜就跑了过来刚好遇上你们。”他说着长长松了一口气“有你在我就放心了。”

 

     看着花无谢毫不掩饰对他的信任,裴文德心中一暖语气也变得没有那么冷淡“妖邪之物多夜间活动。以后即使再急也不要在夜间行路。”他将花无谢往自己这边拉了拉“此处有妖,你跟紧我。”

“好的!”花无谢语气轻快的在裴文德身边站定脸上扬着笑。一边的小梅看了表示眼睛有些不舒服。

 

“林中有妖。是只……”

“狼妖。朝这边来了。”小梅接过那终于不再抽泣的女子的话语。

小梅话音未落,一直未曾放松的几人迅速进入备战状态。很快一道黑影从林中窜出夹着阵阵嘶吼。缉妖司众人配合默契的结阵与之战在一起。花无谢悄悄站到一边负手而立,眼神却始终落在战圈中的裴文德身上。

      一阵厮杀之后狼妖被诛,林中雾气散去月光照了进来。除了裴文德之外的几人脸上均是痛苦之色,五官隐隐变化,似有血光冲体而出。

 

   裴文德站在中间看着众人痛苦的样子脸色神色不明。

“他们怎么了?”被救下的女子疑惑的问道。

   裴文德不曾看她只是安抚了一句“老毛病而已。很快就好。”

 

    狼妖虽被诛,然而战斗中催动妖力,引起体内妖血反噬。反噬之时体内妖血沸腾不断侵蚀原本的骨血,两者相冲如同有千军万马在身体里刀戈相向十分痛苦,最初发作之时威力不大,随着次数的增加威力会越来越强直到反噬为止。一旦反噬既成半妖与妖同罪。花无谢看了看几人之后将目光落在裴文德身上,眼中满是担忧。然而在裴文德看过来之时又立刻收回了目光。见他有所闪躲裴文德只当他是害怕了也未多想。


评论(3)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