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睡觉搞澜澜

【巍澜衍生】缉妖.桃花令

 花无谢X裴文德    随便拉郎瞎写写。努力不坑。改了一些设定,毕竟这文还是想要两人谈谈情为主,剧情什么的只是为了这个而服务的。


 

十一、

 

    阿昆为了为了缓解大家的痛苦故意说话逗着小梅趁机向阿伦表白。没人注意到那被救下的女子慢慢靠近了阿昆。

 

     突然阿昆的话语戛然而止,一只利爪他身后当胸穿过。鲜血涌出当场没了性命。阿伦嘶吼了一身体内妖血暴走。裴文德震怒,心中杀意丛生提刀斩向女子。妖风四起,女子化为一条巨蛟。四周又被雾气笼罩。裴文德与白隼连手与妖蛟缠斗。然此妖修行百年,化形之后体型巨大妖力深厚,两人渐渐落于下风。

 

      巨蛟自半空中摆尾扫向地面,巨尾裹挟着巨大的妖力划破空气在地面砸出一个深坑,众人被四散的妖力震飞数米。小梅还处于妖血反噬之中力有不济当场吐了一口鲜血。四周尘土飞扬看不清人。裴文德稳了稳身体扫视一圈只看到倒在一边的小梅,不见其他人的身影。想到还有一个毫无妖力的花无谢不免有些焦急。盘旋于上空的巨蛟见一击未中看到受伤的小梅抬起前爪向着这边当空拍下。裴文德眼疾手快一个翻身举刀挡在小梅面前。巨蛟这一爪用力十成力,压的裴文德单膝跪地,胸口一震,血气上涌吐出一口鲜血。顾不上擦去嘴角鲜血裴文德青筋暴起,体内隐隐有一股力量游走。体内的妖力似乎在变强,他蓄起全身妖力腰胯一抬将压顶的巨爪掀飞。巨蛟在半空翻了身还未等它稳住身形一阵异香飘过,空中竟有几片桃花浮现,突然花瓣犹如利刃一般割向巨蛟,飞花如刀,片片割破鳞片割入肉中。巨蛟吃痛在空中扭结着翻滚了几圈给了缉妖司众人反应的时间。

 

      一阵微风吹过,雾气被吹散,缉妖司几人相视一眼迅速布阵甩出长鞭趁其不备将巨蛟自空中拽落。裴文德举起长刀准备将其斩杀之时身后传来一声哭喊叫住了他。

 

       裴文德停下脚步看向身后,小梅跪在阿仑身边不知所措,眼中满是泪水。盘坐着的阿仑已然妖化。看着妖化的阿仑,裴文德满是心痛。他仰头闭了闭眼紧了紧握刀的手,再睁开时目光坚定。他提刀朝阿仑走来,小梅在一旁不停的哭着摇头。在他举刀的一瞬有人握住了他的手斥责道“你做什么?”

 

     裴文德看着蓬头垢面的花无谢,这人此刻全无一点翩翩公子的气度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只有那双眼睛亮的吓人,此刻正严厉的瞪着他。裴文德咬了咬牙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一开口带着自己都没发觉的悲伤。

 

     “我等自加入缉妖司那一天起就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自愿饮妖血见妖身斩妖魔。一为皇恩二为天下苍生。一旦妖血反噬成为半妖同门需将其斩杀此乃祖训。”他深吸一口气看向花无谢“这是我们的宿命”

 

      花无谢被他看的难过,那双眼睛装着太多的责任和不甘,却又不得不压抑着,他很想摸一摸他的脸遮住那双眼将里面的痛苦一并盖住,但他最终还是忍住了。

 

   “杀了我!杀了我!”阿仑痛苦的嘶吼了一声,唤回裴文德的思绪。裴文德抬手挣开花无谢的手,举刀走向阿仑。

 

    “余 缉妖司首领裴文德  将 斩汝人头以效忠正”这句话他说了无数遍,其实每一次说起他都是难过的。而今天他要亲手斩杀的是他视为亲妹妹的人更是心如刀割,但是他从不能表现出来。因为还有活着的人在看着。

 

 

     长刀落下溅起一片血花。裴文德阴沉着脸染了血的面容如同从地狱而来的罗刹,他转身挥刀斩向蛇妖,刀落下的一瞬被一柄禅杖接住挑开。一个老和尚拦在那蛇妖面前道了一声“阿弥陀佛”

 

      裴文德举刀指着这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老和尚咬牙道“老和尚你看清楚了我要杀的是只妖。”

      老和尚被他长刀指着也不害怕盘着念珠平静道“这条蛇妖修炼了百年已修成蛟,再有三百年就可化妖成仙还望诸位施主放其一条生路。”

 

       老和尚说完裴文德嗤笑一声恨道“他们两个还不到三十岁,你却要我放这畜生再活三百年,老和尚你到底知不知道慈悲究竟该用在何处?”

 

     面对他的质问老和尚又是一声“阿弥陀佛”

 

       就在两人僵持之时皇宫内预警的钟声响起,一片烟花在皇宫上方炸开,是缉妖司特有的求救信号。裴文德与那和尚同时脸色一变惊呼一声“调虎离山”。众人迅速折返皇城。

 

      皇宫内尸横遍野死伤无数,众人不做停留的踏过一路上的尸体赶往长生殿。

 

       长生殿内一片寂静,妖王大摇大摆的行走其中。只要穿过眼前对的一道门帘就可以吸取九五之尊的三魂七魄,此刻的他很兴奋,远远的就能闻到新鲜血肉的香味。只要吸了这老皇帝的精魄就可以成魔,从此天上地下难有对手,这人间便唾手可得。妖王内心激动伸手探向珠帘之内,一阵金光闪过他的手指仿若插在了一堵墙上,由于他毫无准备从四根手指上传来钻心之痛,指尖似是被火烧过一般冒着阵阵黑气。妖王大怒一声“废物。”心中暴躁,原本以为在内应的安排之下关闭了伏妖法阵这皇宫于他而言犹如无人之境,想不到在最后关头居然还有一道法阵。

 

     妖王狰狞一笑“这皇宫都闯了这小小法阵还想拦我。”他掌心一翻手上黑雾沉沉,抬手一掌击向眼前珠帘,帘上有有佛光闪现击散了黑雾,原来每一颗珠子上竟都刻了六字箴言。妖王被这佛光激怒掌中力量加倍全力攻击了近百下之后刻有六字箴言的珠帘化为齑粉。一翻折腾之后妖王早已失了耐心,他快步闯入帐内粗暴的拎起皇帝的衣领吸取其三魂七魄。就在他将要得手之时裴文德等人赶来,长刀劈下将一人一妖分开。裴文德与那和尚连手将鬼王击出账外,皇帝的身体如同纸片一般倒回帐内。花无谢欺身而入探了探皇帝脉搏,手中暗暗用力,从妖王身溢散出两道青烟钻入皇帝体内,皇帝面如死灰的脸上渐渐回复了一丝血色。

       老和尚达摩正宗出身,一身纯正佛气配合裴文德一身武艺与那妖王战的不相上下。那妖王见讨不着好立马撤退。见那妖王逃走两人也去追,一致冲向内室。花无谢见他二人进来立刻放下手让到一边。老和尚探了探皇帝脉搏又翻开眼皮看了看回头对裴文德说“被吸走了一魂两魄陷入昏迷。虽暂无生命危险但是也很难清醒且魂魄不稳一不下心就得驾崩。需追回那一魂一魄才可脱离危险。”

 

     在众人说话之时有太监叫到“太子驾到——”

 

       众人立刻出了内室跪在外殿,落跪不久太子便满脸怒意的步入长生殿。他傲慢的扫视众人一眼骂了一声“一群废物。”随后示意身后的御医前去查看皇帝的情况。御医把了脉回他“陛下脉象微弱,十分危险。”听了御医的话太子震怒指着众人大骂“一群废物,缉妖司的人干什么吃的。”见到裴文德跪在一边走过去甩了他一个耳光“废物”

 

     “是属下救驾不力甘受处罚”裴文德跪姿挺拔没有丝毫避让的承受了太子的这一耳光。太子这一耳光用了十足力气他的脸上立刻浮现一个红掌印。见他被打花无谢在他身后咬牙跪着心里将这太子骂了百遍。一旁的小梅想要解释什么被裴文德伸手制止了。

 

       太子见他不卑不亢的样子,眼中泛着阴险的冷光抽出一旁侍卫的腰上佩剑架在裴文德脖子上,剑刃锋利立刻在细腻的皮肤上划出一道口子。太子顾不得礼仪的阴狠说道“缉妖司首领裴文德救驾不力今日起交出缉妖令,革其职押入大牢。”太子话刚出口就听门外太监报了一声“裴相国到。”

 

       太子见裴牧进来才撤回剑身。裴牧由一小太监指引着走到太子面前,一双无光的白目越过太子不知道落在哪里。他对太子行了礼,太子看着他轻蔑的哼了一声。

 

       裴牧仿若未闻只叫了一声花无谢。听见裴牧叫自己,花无谢立刻起身跟着裴牧进了内殿。裴文德看着两人的背影若有所思实在不明白父亲此时叫走花无谢究竟是为何。

 

       一旁被无视的太子又将目光锁定在裴文德身上,他暗自咬牙“裴文德你护驾不力别以为有相国撑腰就可以逃去责罚。”

 

     “属下不敢。”

    “交出缉妖令罚……”太子正要处罚裴文德之时,殿内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音量不大却威严十足“缉妖司众人虽护驾来迟但也算救驾有功,然让妖王逃脱难辞其咎现命尔等戴罪立功速速将那妖王捉拿归案。”

   

    陷入昏迷的皇帝突然醒来,太子脸色发白似有不信想要闯进去一探究竟。还未等他起身裴相国就出来了,身后花无谢搀扶着病弱的皇帝。皇帝喘着气步履迟缓,眼中虽没什么光彩,但是脸上血色尚可。众人见了皇帝立刻行了跪拜大礼,太子也心有不甘的跪下了。

 

   等到众人离开皇宫之时已是寅时。天空阴沉的压着天地。

 


评论(3)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