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睡觉搞澜澜

【巍澜衍生】缉妖.桃花令

 花无谢X裴文德    随便拉郎瞎写写。努力不坑。改了一些设定,毕竟这文还是想要两人谈谈情为主,剧情什么的只是为了这个而服务的。


十四、

 

     幽静简陋的禅室之内裴文德与灵佑和尚对面而坐。阳光透过打开的窗照进室内,光线打在置于神龛之上的一尊佛像上,为本就庄严的佛像镀上了一层耀眼的金光。佛像安宁的眉眼似乎透着光,一双慈目微垂俯视着芸芸众生。空气中裹挟了丝丝缕缕的檀香味安心凝神。端坐其中让人的心情也跟着平静了几许。

 

    “想不到大师竟如此年轻。”裴文德盘腿而坐双手置于两膝之上腰背挺的笔直眼神宁而不空。坐在他对面的和尚正是昨夜在城外阻拦他斩杀蛇妖之人,只是不同于昨夜长须覆面的老者姿态,此刻眼前之人端腿而坐,按手结印置于膝上,双肩平缓敛目平视。看起来不过四十出头。就在刚刚进屋之时裴文德亲眼见他不耐的摘下胡须长出了一口气,整个人由一个持重老成的姿态一下子松懈了下来。裴文德想起昨夜父亲还说过此人是当今世上寥寥无几的捉妖僧人,对妖魔一事知之甚多可向其请教。然而看着眼前之人裴文德有了一丝怀疑。

 

   似是知道他心中所想,灵佑和尚一挑眉说道“近年来妖魔四处作乱,百姓畏惧。这打扮老成些也比较容易获得信任,做起事来自然方便多了。这老也有老的好处嘛。”

“想不到大师还挺幽默。那你可知这是欺君之罪。”

“欺君?”灵佑笑了笑道“昨夜若不是你我联手,这所欺之君现在恐怕已是先帝了。”

 ”大师对昨夜那妖可有了解? “裴文德不理他的调笑直接切入正题

“不甚了解。”灵佑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这是近年来四处游历之时了解到不知何时这妖物之中出了一个妖十分厉害,统辖了在人间的不少妖精鬼怪还自封了妖王。昨夜那只想必就是了。”

 “那他为何要吸食皇上精魄?”

   “妖可成仙亦可成魔,历来成仙之路多苦闷坎坷,少有人成。且妖物比之凡人心性更加不稳,与生俱来的杀戮破坏之意很难被驯服,想要修仙更是要历经百劫。反之成魔却是简单的多,不光不用控制心性还可随心所欲。所以这世上想要成魔的妖比想要成仙的妖多得多。有传闻皇帝乃九五之尊,天降之子命格不凡食之精魄便可顺利入魔,想必那妖王也是如此想的。”

   “荒谬!”世人对于天子总是怀有无限好奇从而生出无限想象。然而皇室血脉所贵之处不过权势,实质不过都是肉体凡胎。然而身为人臣食君之禄自当忠君之事,这些话只能压在心底不得与外人言。想不到这妖竟也信这套。

     听他嗤笑出声灵佑倒有几分诧异,原本他以为裴文德会和世人一样认为天子尊贵灵魂异于常人。如今看来眼前这年轻人心思明澈的很呐。

   “如今皇上魂魄不稳,虽暂时无大碍,但是所留给大人的时间也是不多了。而且那妖王躲在暗处随时可能再次袭击皇宫,平僧愿入宫日日为皇上诵经巩固魂魄为各位大人争取一些时间。”

 

    灵佑一席话正中裴文德下怀,来此之前裴牧正是如此打算的。如今见他自己提出心中不免多了一丝敬意,毕竟进宫为皇帝诵经就随时可能面对妖王随时有生命危险,原先还有些担心这和尚不会答应,现在想来倒是自己小人之心了。佛家弟子果然慈悲为怀。

 

    和尚见裴文德起身行礼似要离开,动作之间带着几分焦急赶忙叫住了他“大人这急急忙忙的样子是要去往何处?”

“那蛇妖逃了,我等需立刻将其捉回。裴某先行告辞。”说话之间已行至门口,正要出门被一道屏障拦了下来。裴文德不解的看着灵佑和尚。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蛇妖修行不易大人何必紧追不舍,既然它已逃脱,大人何不顺水推舟日行一善放它离开。”

“和尚慈悲之心虽好但也不能人妖不分。那蛇妖是妖王帮凶,亦是唯一的知情者怎可放过。如今它隐匿于长安城内随时可能伤人,不将其捉回羁押吾等实难心安。你还是将你的慈悲之心放在长安百姓身上吧。”

“施主听平僧一言,那蛇妖有灵帮那妖王想必也是迫不得已,定不会随意伤人。”

“妖就是妖,一旦开始杀戮,体内妖性必然控制不住。”

“大人对妖执念太深。是魔障。”灵佑逼近裴文德一字一句说道“这执念终有一天会给你带来巨大的痛苦。何不放下执念立地成佛。”

 “裴某无意修佛。还请大师收起力气。”

   灵佑看着裴文德坚毅的五官,眼神慈悲话锋一转“施主体内妖血可曾发作过?”

  “此事与你无关。”

 “为除妖饮下妖血,一旦妖血发作沦为半妖又该如何?”灵佑不放过他继续逼问。

 

      “一旦妖化,当妖处置,由同伴斩杀。”裴文德眼前闪过许多熟悉的影子,每一个都曾鲜活生动,如今都已化为飞烟。

  “这是谁定的规矩?”

  “祖师爷。”

    见他语气坚定,灵佑又是一句“阿弥陀佛”

  “施主可知,扰乱心性的从来不是妖血而是源于人性之中的贪嗔 痴 源于所有的求而不得,源于七情六欲。人食畜、畜成妖、妖食人不过皆是欲念作祟。人也好妖也罢不过都是这世间的一粒尘埃没有谁对谁错。”

     裴文德看着灵佑眼中神色越来越冷,一把将其推开不愿与他多说。双手结印破了结界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一看门看到花无谢正站在院中,裴文德绕过他全当没看见。花无谢抬脚想追被灵佑叫住。

   灵佑叫住花无谢将一本佛经塞到花无谢手中,让他转交给裴文德。花无谢接过书对他作揖告辞。灵佑在他身后似有所指的叹了一句“佛说情本是无形无常,参透之后皆是虚无。不必执着于情之一物。”

 

     花无谢停住脚步清笑道“天不老情难绝,不入相思门怎知相思苦。不是看不破是不愿看破。苦也好,乐也罢不过一句甘愿。”

 

  灵佑站在门前目送两人离开,心中悲叹“执念害人。”


评论(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