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睡觉搞澜澜

【巍澜衍生】缉妖.桃花令

 花无谢X裴文德    随便拉郎瞎写写。努力不坑。改了一些设定,毕竟这文还是想要两人谈谈情为主,剧情什么的只是为了这个而服务的。

最近事情比较多,更新较慢,但是总是会更的


 

十六、

 

      洗漱完毕的花无谢毫无睡意,翻出那一直没有机会送出的玉佩,执起丝绢又仔细擦拭一遍,想着明天再去一趟一定要送出去才行。

 

     一阵冷风吹过,一个身着白色襦裙的女子凭空出现。女子微低头右手压左手,左手按在左胯骨上,双腿并拢屈膝行了一个标准的福礼。

   “公子何时放小女子出去?”

      花无谢瞥了她一眼,将玉佩放回宝盒中扣好之后才缓缓说了一句“你这福礼学的倒是不错。”

 “公子府上的丫鬟们教的好。青青受益良多。”

 “既然如此,那就让她们再多交点东西给你好了。我看那女红、女德之类的就很不错,可以锻炼心性。”

      听他这么一说,女子嘴角一抽脚下一个趔趄,端了半天的身子终于端不住了。她直起身子对着花无谢龇了龇牙露出两颗毒牙,想到那些折磨人、不、折磨妖的刺绣女红之类的东西,她眼中瞳孔竖起泛着异光咬牙道“公子莫要说笑了。我一只妖学那些做什么。青青失了内丹急需找回还望公子早日放我出去。”

      花无谢往后一靠离那红信远了一些,嘴角微挑眼中却毫无笑意“既然你失了内丹,留在我府中岂不是更安全。妖王也好,缉妖司也罢都不会找得到你。我这院中也有几丝灵力只要你潜心修炼个千八百年,重新修一颗内丹出来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名唤白青青的蛇妖看着眼前这张好看的脸就想伸手撕了,无奈力有不及只能在心里恨恨磨爪。这人哪里是桃花精分明是个笑面狐狸还是会变脸的那种,前一刻还是一副温润谦和的谦谦君子一个不高兴说翻脸就翻脸威压全开直叫人不敢直视。白青青心中冷笑,什么为了不让她被妖王捉去的鬼话,不过就是怕自己被裴文德捉住一个招架不住抖漏了他的身份罢了。真是一点也不信她这就要修成半仙的妖的为人。本以为他今天心情好自己求上一求也许就能重获自由,没想到还是失败了。

 

    “以后进来记得敲门。不要突然出现要是吓着了我家下人,小心我将你炖了蛇羹给我家文德补身体。”花无谢无视白青青惊恐的表情对她挥了挥手赶人,然后随手抽了一本书出来准备打发一下没有睡意的下半夜。

       白青青就像斗败了的公鸡一样塌下肩,一双杏眼搭着眼角步履蹒跚的往门外走。走了几步脑中闪过一个东西,她立刻停下了脚步转身又走了回来“公子可曾听说过阴阳鼎?”

       她话语一出,花无谢的脸上一瞬间闪过一个意味不明的表情,还未等白青青捕捉探寻一二就消失无踪又变回那副她看着就觉得假的温和样子。

    花无谢语气平淡的答道“不曾听过。”之后抬眼看着白青青似有好奇的问道“那是个什么东西?”

 

       白青青歪头盯着他看了许久才接着说道“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只是妖王当初除了让我拖住缉妖司一行之外还命令我在人间找寻阴阳鼎,但具体这阴阳鼎长什么样又是做什么的他也没说清。只是给了我半截桃枝,说是只要接近就会有反应。适才想起公子正是桃花半妖以为会有所了解。”

 

       花无谢看着白青青手中的半截桃枝不置可否“这半截桃枝被烧的都快成木炭了。还能找东西,那妖王莫不是在逗你吧。”

   “这不可能。当时妖王的神色十分紧张而且急切。再三吩咐了多次。可见这阴阳鼎大有来头。”白青青将那干枯的半截桃枝塞回袖中,自己一边也觉得这桃枝实在看起来普普通通不像是什么厉害的东西,一边又很肯定的觉得妖王说的话应该不是假的。       

“既然公子也不清楚,那青青就不打搅了。”

 

      目送白青青出了门,花无谢放下手中的书,神色不复之前的平淡模样,眼中若有所思。

 

       另一边的缉妖司书库内,裴文德揪着烛火还在书架间穿梭,从民间志怪到上古杂文各种古往今来的书籍都浏览了一遍,天色将亮之时他眼中疲惫之色更重,半夜过去始终一无所获。裴文德捏了捏眉心慢慢滑座到地上靠着书架打算闭目养神一下,大概实在太累了,上下眼皮一合上就进入了梦乡。两手松开散在两边,一张小小的信笺上写着几行字

  “近日捉住一妖,偶然获知众妖涌现人间是在找一个叫阴阳鼎之物,楚某翻阅典籍未曾查到此物信息。特将此事告知裴首领,还望多加留意查证一下。”

 

     小梅来书库找人之时,见人靠在书架上睡着了眉头依然锁着,眼下一片乌青,连忙放轻了脚步想要往外退,想要让人再睡一下。谁知她还未带上门,裴文德眼皮动了动之后就醒了。他抬手遮了一下光晃了晃有些沉重的脑袋起来了。

  “我睡了多久?”

  “不到一个时辰。”小梅看他浓重的黑眼圈有些心疼“裴大哥你今天回去休息一下。”

    裴文德摇了摇头。这蛇妖还未抓住,又出现一个阴阳鼎,哪里能够好好休息。

  “城内可有所发现?”

   “没有。长安城内弟兄们连日来搜了数遍就是没有发现一丝一毫的妖气。那妖凭空消失了一般。”小梅有些沮丧的摇了摇头“裴大哥你说那蛇妖会不会已经不在长安了。”

 

  “ 不会。自那蛇妖消失至今长安城内城外都没有丝毫妖气波动,说明蛇妖一定还躲在城中。”裴文德理了理身上的衣服摸到怀中那边楞严经,略一思索转身对小梅说道“我去一趟皇宫。你与白隼带着其他人继续搜查。”

  “是”

     两人一起出了书库,裴文德让小厮准备了热水,沐浴更衣之后策马去了皇城拜见了正在皇宫内为皇帝护法的灵佑。再次见到灵佑那和尚早已脱掉了一身破旧的袈裟换了一身宫廷特制的袈裟用料考究做工精致,人也圆润了一些,贴着长长的胡须举手投足之间一派大师风范。

     裴文德随他进了长生殿后先去查看了一下皇帝的脸色,发现皇帝的脸上血色更少了。

  “陛下的情况变糟了。”

  “可不是嘛。皇帝魂魄不全体内生气日渐溃散。若再不找回那被妖王吞噬的魂魄皇帝就要死了。你们呐时间不多了。”灵佑一进门就摘了胡子,解了那厚重的袈裟,身形一松变回了那副游僧模样“这皇帝如今是醒的时候少,睡的时候多。皇后天天派人盯着平僧给陛下念经。只是魂魄不全哪里是念经能念的回来的。”

 

   “我看你不是在这宫里过的挺舒坦的,身子都跟着圆了不少。”裴文德看着和尚的大脸盘子调笑了一句。

  “裴施主还真是幽默。我这是愁的都水肿了。”和尚搓了搓自己的脸愁眉苦脸的说着“这皇宫规矩太多,时时刻刻都得端着,都快憋死平僧了。如今平僧十分想念平僧那小破寺庙还有那些可爱顽徒们。”

 

      看他满脸愁苦的样子,想起这皇宫内院种种规矩看出这和尚确实是被憋着了。想起正事也不再多扯闲话直接问道“大师可曾听过阴阳鼎?”

     听他问完灵佑停住搓脸的动作,看了他一眼“你从哪里知道的阴阳鼎?”

      裴文德听他口气断定灵佑对这阴阳鼎应该有所了解,也不做隐瞒。将发现妖王在寻阴阳鼎一事说了出来。听他说完灵佑凝目思考了一下才开口道“平僧游历各地,曾经听闻过一二,但是也只是来自民间传说,不曾有过书册记载。这妖王怎会如此大费周章的寻一个传说中的东西。”

   “也许不是传说而是真的存在呢?”

      两人步入外殿各自坐下,裴文德给两人各斟了一杯茶。灵佑接过茶点头致谢后接着说道“传闻阴阳鼎不是人间之物,此物怀有神力能够联通四界。”

 “什么叫联通四界?哪来的四界?”

  “人、妖、仙、鬼四界虽有轮回连着因果,但是绝大部分情况下各自独立,互不相通。这人间的妖多由动物、植物或者其他什么藉由巨大的机缘方可开了灵智成为妖,之后经过数千百年或修炼成仙或灰飞烟灭。四界所说的妖界并非凡人所指的妖界。”灵佑喝了一口水,脑中整理了一下杂乱的传闻。“但是传言中的妖界又是什么没有更多的说明。只是说阴阳鼎来自妖界可以连通四界。”

   “如果这个传言是真的……”裴文德声音沉了几分“那这妖王可不只是想要成魔而已了。”

    灵佑也沉重的点了点头。

   “关于阴阳鼎的事情记录太少,真实与否尚不可考察。当务之急还是要追回陛下的魂魄才行。裴施主莫再追查那蛇妖了,加强皇宫守卫要紧。那妖王一次不成定然还会再来。如今我们只能守株待兔了。”

     裴文德不赞成的看了灵佑一眼,没有赞同他的话。守着皇帝等妖王自己现身这太不靠谱,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那蛇妖只要还在长安城内就一定要将其抓出来。

    “裴大人还是不肯放过那蛇妖?”灵佑观其神色知道裴文德定是不赞同自己的说法,不由的暗叹一声。

    见他又要说教,裴文德也不接话。起身行了一礼道声“告辞”便径自离开了。

 

    小太监引着裴文德出门。行走于高耸的宫墙之内让人颇觉压抑。小太监始终低着头两人一路无话的出了太极宫。裴文德拜谢过领路的小太监自己往皇城外走时迎面走来一队正在巡逻的禁军,裴文德微微侧身让出道路。禁军小队昂首走过,为首之人斜眼打量了一下裴文德,见他穿着官服就没有多问。裴文德对其点头示意了一下,突然一个东西闯进他眼中,只见他眼神一凛左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犀利的对着为首之人的腰间看了一眼之后随即收回了目光,又恢复了一副冷淡的模样。待到人已走远才抬起头面色沉重的看了一眼太极宫的宫门。

 

    裴文德加快步伐出了朱雀门寻了一个无人的角落后从怀中掏出一张纸,纸上是从那边残刃上拓下的图案,与刚刚那队禁军领头之人腰带扣上的图案十分相似。近日来皇帝因为魂魄不全时常昏睡,每日的大朝会也连续辍朝了几日,裴文德决定回家一趟。




评论(1)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