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睡觉搞澜澜

【巍澜衍生】缉妖.桃花令

 花无谢X裴文德    随便拉郎瞎写写。努力不坑。改了一些设定,毕竟这文还是想要两人谈谈情为主,剧情什么的只是为了这个而服务的。

最近事情比较多,更新较慢,但是总是会更的


十七、

 

       裴文德在自家书房找到了正在看书的裴牧,说是看其实不准确,准确来说应该是摸书,裴牧正在看的是卷竹简书册。

     如今的时代其实已很少人用竹简来记录了,如此笨重又不实用的书写方式早已被纸张所代替。而裴牧手中的竹简也与一般竹简有所不同,竹简上的字并非是毛笔书写上去的而是用刻刀一笔一笔刻上去的,刻字的人手法稳健,下刀坚定,刀下有力,每个字的每一笔每一划都清晰到位,凹凸之间自有一番天地。

      裴文德认得这些书简,因为每一片竹简都出自他自己的手下,为了能让双目失明的父亲也能享受阅读的乐趣,裴文德刻了这些书简。只是这几年来缉妖司事务繁多,他在家中的时间越来越少,随之而来的是肩上的责任越来越重,于是没有多余的时间来能够静下心来为父亲再刻上一本书了,更多时候都是将书写成册之后交给负责诵读的管家。

 

      看着裴牧小心仔细的摸索着手下的文字,裴文德突然有了一丝心酸。他放缓了疾行的脚步,缓步走入屋内和缓的叫了一声“父亲”,此前的焦虑与忧心忡忡都悄然平静了。

      裴牧放下手中竹简,一双灰白的瞳孔转了转与无边的黑暗之中定了一个定点。裴文德脚腕一转,抬脚移了一步,让自己站在了裴牧的视线之中。

   “父亲!今日孩儿因事讨教灵佑和尚入了宫,出宫之时在皇城内遇到一禁军卫队,其领队之人腰间的腰带扣扣头之上所刻的图案与那日临安郊外带回的残刃上的图案十分相似。”

      裴牧放下手中书简,表情一凛,立刻站了起来“你可还记得那人长相,可能确定那人腰间的图案就是那把残刃上的?”

     裴文德细细回忆了一下当时那人的容貌后回道“那人年纪四十左右,体格魁梧,生得面圆且耳大,鼻直口方一双倒八字眉下一双下斜眼中尽是阴沉不定的心思。那人腰间的图案与那尖牙骷髅并不完全一样,整个图案要圆润一些,然而两者大致看起来的感觉是一样的。一般常人也不会用此类阴邪纹样作为腰间盘扣,其中必定有某种关联。”

    “若没有十足的证据,我们就不能贸然拿人以免打草惊蛇。不过这也说明皇宫内确有奸细,我们需早做应对,以免陛下有危险。”裴牧又缓缓坐了回去,略一思忖之后语气变得严厉起来“此事为父心里有数了。那蛇妖出逃已有数日你们还没有找到吗?”

      裴文德眉头紧皱,心中倍感自责沉声回了一句是。

       裴牧自失明之后两耳的听力确是越来越敏感,裴文德低沉嗓音之下压着的深深自责与难以掩饰的疲惫自然逃不过他的耳朵,然而裴牧一向吝于表达情感,自裴夫人过世之后更是不苟言笑了,即使关心也不会表现出来,只是挥了挥手让人退下。

 

      裴文德并没有应声退下,思考了一下之后问道。

     “父亲。昨日收到信报,那妖王动员众妖在找一个叫阴阳鼎的东西。不知父亲是否了解此物?”

      在裴文德说出阴阳鼎三个字的时候裴牧瞳孔收缩,眉头不自觉的皱到了一起,似是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五官有一瞬间的纠结等整理收拾好了之后右手点了点桌面示意,裴文德见后走到桌边为裴牧杯中斟满茶水后在其侧手边坐下,静待裴牧开口。

      裴牧言:据传这世间的妖有两种,一种是世人所熟知的由动物、植物通过机缘修炼而成的,另一种是天生的妖,这类妖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上古时期,是这世间真正的妖,其先祖是同上古神魔一起诞生于天地间的生命之一。它们一出生就具有灵识,此类妖妖力极强且纯净,修行起来也事半功倍,能力强者可与天上的神仙们一较高下。妖力通过血脉相承,然此类妖族繁衍能力极弱,孕育后代十分困难且危险,稍有不慎胎儿还未能等到出世母体与胚胎就会因为孕育期间妖力暴走失控而双双暴毙或者招来其他妖类的残杀掠夺,即使顺利生产能存活的亦是少数,因此此类妖族十分重视血脉流传,随着沧海桑田时间变换数量越来越稀少。此类妖凡间无从得见,只因其所生存的地方并非凡间山海之中,它们自有自己的一方天地。

        据上古秘闻录所记载,盘古自混沌中醒来头顶天脚蹬地分出天地,此后盘古大神身陨,他呼出的气息,变成了四季的风和飘动的云;他发出的声音,化作了隆隆的雷声。他的骨骼变成了山脉和丘陵,他的肌肤,变成了辽阔的大地,他的血液,变成了奔流不息的江河,他的汗,变成了滋润万物的雨露,毛发变成了森林,草原和沼泽。然而在盘古开天之前,混沌未分之际,还有一个强大的气团与盘古同在,气团中至阳之气和至阴之气相互缠结盘绕着,一直在混沌的世界中游荡。随着盘古开天之后,这个强大的气团中至阳之气和至阴之气也随之分开,化为两个神兽,即太阳烛照和太阴幽荧,盘古陨落之后两位神兽亦化作一团氤氲之气中生出了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兽。后来,四神兽又诞生了世间所有的神兽,凶兽乃至益兽,凡兽,为盘古开辟的天地增添了生机。生出神兽的氤氲之气落于一方天地之间不断扩大并将其隔离了天地自成了一方空间供其内诞生的生命生存繁衍是为妖界。

 

       此后女娲造人天地间变得热闹起来,人类繁衍生存的数百年间天地间孕育而生的生命中的一部分也有了灵识与人类一起进化成长。然而好景不长共工怒撞不周山,天柱坍塌天地将倾天界与人界联通分离,随后女娲补天三皇陨落,昆仑神君镇守大封将人界、鬼界分开。四界终定天人各自归位,天地秩序始成,当时四界虽分然尚有联系彼此之间也可通过某种特殊的渠道来往交流。只是后来人界又逢乱世这妖界也突然消失于天地之间再无踪迹可寻,就连天界众仙也再寻不到其踪迹。

      自此世间再无妖界一说只余三界。而这阴阳鼎便是来自那妖界之物,且是可联通四界之物,十分神奇。

 

      裴牧口中所言实在太过匪夷所思,裴文德身为缉妖司首领自然熟读各类奇闻异录,虽不敢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也可算博古通今知晓各类神仙妖魔传说,然而从未听说过还有妖界一说,如今听闻自然十分骇然。

      然而他也心知这世间历经千万年沧海桑田上古天神的种种事迹自然难寻,世间之大无奇不有,人力微薄能够记载流传的自然不会全面,有所遗漏亦属正常。他心中思虑的是若这传说是真这阴阳鼎可算是上古神器,那妖王大费周章的急着找寻此物也可理解了,他也明白这阴阳鼎决不能落入妖王手中否则四界必将大乱,到时候恐怕不是这小小缉妖司就可与之对抗的了。

  “父亲是从何得知这些的?这传闻太过匪夷所思,其中又有几分真假可考?”  

      裴牧握杯的手指骤然一紧,眼睛微眯气息有一丝不稳五官纠结在一起似乎在挣扎着什么。裴文德一直面对着裴牧,裴牧的表情变化自然落在他的眼中。看着父亲少有的失态他备感疑惑。

      裴牧沉默许久后才幽幽开口“二十多年前为父曾有幸得遇一只来自异界的妖,这些便是出自那妖之口。”

      裴文德双眉一挑十分惊讶,想不到竟真有此事,而自己的父亲竟亲身遇到过,只是令他仍有所疑惑的是,自他加入缉妖司以来见过大大小小各类妖魔从未听说过什么来自异界的妖。

“父亲可知那妖如今身在何处?真身是何?”

 

     听到他的询问,裴牧面无表情的说道“已经死了,灰飞烟灭二十多年了。关于那妖你也不必查问了,可以肯定妖王与它无关。”

   裴牧顿了顿纠结一番之后终于做了一个决定。

 “你去花府将花无谢叫来。”

   听他这么一说裴文德心中那团乱麻更加理不清了。

   他看着自己父亲平静的脸色良久,似是有话想说最终还是压下来。他明白即使问了也得不到答案。

    裴牧听不到动静也不催他只自顾喝茶似是不曾察觉裴文德的疑虑一般。

    裴文德心知父亲与花无谢之间定有渊源然而两人完全没有要告诉自己的意思,被最信任的人这样隐瞒心中难免郁结,好在他一向为人赤诚也始终相信着两人,虽有些疑虑也并未深入去想。所以待到真相被揭露之时才会如此的鲜血淋漓,一个真心不知如何安放。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