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睡觉搞澜澜

【巍澜衍生】缉妖.桃花令

 花无谢X裴文德

 努力不坑。改了一些设定,毕竟这文还是想要两人谈谈情为主,剧情什么的只是为了这个而服务的。

难得有时间多码一点字,再来更一章。写的一般希望大家喜欢吧。


十八、

 

 

       裴文德压下心中疑虑来到花府寻人。然而不巧花无谢早已出门两人并未遇上,裴文德心思一转大概知道花无谢必是又去了缉妖司,于是准备回去缉妖司找人。临走之际被花父拦了下来聊了一会儿。

     面对长辈邀请裴文德自然不敢推辞,两人并不熟络所能聊的寥寥无几。客套一番之后花父才切入正题问他花无谢近日来是否时常去找他,并故意斥责了自家儿子一番。

     如今花裴二人已通心意,见花父如此数落花无谢心下隐隐有些不悦“无谢虽顽劣了一些,但心地善良思维敏捷只要稍加引导将来必可堪大用。”

     见他言语之间维护之意甚浓,花父十分讶异,心中一直以来压着的担忧与内疚终于缓解了几分。他定定的看着裴文德许久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无谢能得裴大人这一句赞赏实乃三生有幸。若有朝一日无谢犯了错还望大人能念着他一点善心莫要怪罪与他。”

    “文德不是是非不分之人。自然不会因为一点小错责怪与他,也望花老爷对无谢不要太过苛求。”裴文德对着花父作揖道“文德还有事务要忙,不便久留,先告辞了。”

    “好。我让管家送你。”

 

     花父命管家将裴文德送出府后自己踱步去了祠堂,在花无谢母亲灵位前站了良久。

 

      管家领着裴文德一路往外走,两人一前一后途径花园之时遇到两个小丫鬟在前面并着肩指着一块绢帕交头接耳的嬉笑着,嬉笑声随着秋风传了过来。

“那新来的姐姐生的那么美,绣工怎么这么差。这哪里是鸳鸯连鸭子都不如。太好笑了。”

     管家听到后皱了皱眉咳嗽了一声引得小丫鬟转身。

      小丫鬟转身见到管家过来立刻敛了笑意站好福礼,管家严厉的看了两人一眼训斥了一声“嬉笑打闹拦着道路成何体统。还不快退下。”小丫鬟被训立刻苦了脸色唯唯应诺之后急急告退了,两人走的急随手塞在腰间的绢帕落了下来。

      裴文德捡起飘落脚边的绢帕隐隐有一丝妖力透过柔软的丝绢传到手中。裴文德眉目一凛立刻开了天目侧首探视小丫鬟的背影,然而两人身上毫无异常,就是普通的凡人女子。裴文德手指摩挲着手中绢帕心下有了思量,他默默将绢帕交给管家后什么也没说。

      裴文德回到缉妖司带着正在缉妖司内百无聊赖的花无谢回了家。裴牧在书房中会见了花无谢,两人在房内谈了许久,具体谈论了什么被裴牧支了出来的裴文德一无所知。

 

      日头西斜,余晖照耀着大地为世间万物披上一层霞光。天气渐冷,太阳还未全部落下地面已有寒气升起。裴文德坐在院中石桌旁,双眼始终盯着紧闭的门扉,心中浮浮沉沉面上却还是淡然无波,只有眼中不停翻转的眸光泄露了一丝担忧。

     在最后一丝日光也将沉入地下之时,那扇紧闭的门终于被打开,吱呀一声唤醒了这院中似是停驻了的时光。

      花无谢打开门一眼看到坐在院中的裴文德,两人视线相接之时花无谢原本有些凝滞的五官顿时舒展开来,绽开一脸笑意。那双桃花眼中的阴霾一扫而空春光回归,耀眼的不能直视。裴文德心尖一阵悸动,为掩情绪微微偏了偏头躲开了他的视线。

     花无谢见他撇开视线也不恼,只是看着眼前人那些压在心尖的如同千斤顶一般的情绪都变得不值一提了。裴相国的警示虽言犹在耳然而他却不顾不得了。眼前之人是他唯一所求怎么可能放手,即使将来阻碍重重又有何可惧,只要这人还愿意牵着自己的手,即使万劫不复也心甘情愿。

      想到此处花无谢心中涌起一股不安与愧疚,他也清楚自己的秘密终有一天会曝于日光之下,到时候文德是否还会像现在这样待自己呢?这是一直令他害怕的地方。

      裴文德虽偏了头假装不看花无谢,但是眼光一直关注着他,见他眼神微黯隐隐有一丝愁绪划过,正要开口询问却被花无谢抢了先“相国大人让你进来,有话要说。”

    被他一抢白,原本要出口的关心又被压了下去。

     裴文德跨入房中时花无谢左手尾指一勾将裴文德右手带入自己掌中握了一下,心中虽有不舍手中却没有多做挽留,轻轻一触便放开了。被他尾指一勾裴文德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厅内的裴牧。

 

    两人一触即分,并肩往室内行去。在裴牧面前站定。

      裴牧一双无神的眼睛也不看着两人,只是幽深的盯着门外的方向。双手在抚着茶杯很久之后才做了决定。

  “明日起,花无谢加入缉妖司辅助办案,花无谢入缉妖司但不入官职不必饮妖血只是从旁协助。”

     裴牧一席话如同惊雷一般在裴文德耳边炸开,他不可置信的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花无谢摇了摇头大声阻止“不行。无谢一介布衣怎可入缉妖司这么危险的地方。”

      花无谢看着他关切的样子微微笑了一下,明明对方语气严厉他却觉得自己要被里面的温柔淹没了,无视对方的疾言厉色,他一步上前牵起对方的手握在手中,一双桃花眼对着对方讨好的眨了眨,嘴角是抑制不住向上翘起的弧度。花无谢带着安抚意味的紧了紧手心笑道“没事,我愿意的。”

 

      裴文德只觉得往常那令人惊艳的笑容如今看着竟然十分欠揍,这人对于缉妖司以及缉妖司所面对的事物一无所知,不能由着他因为对自己的一点喜爱就将生命置于危险之中。他用力抽了抽手居然没能抽出来,也不知道这文质彬彬的身体里怎么会潜藏着这么大的气力。

     抽了一会儿见没能抽出来也就放弃了,只是眉头依然紧锁着,一脸严肃的瞪着花无谢,出口的话语却是对着裴牧的,语气之中竟含有些微他自己也不曾察觉的指责

  “父亲!缉妖司历来不将无辜庶民牵扯进来,花无谢身无所长,父亲为何要将他招致麾下。孩儿不明还望父亲明示。”

      自打听到阴阳鼎之后裴牧的心就似是被巨石压着,见了花无谢之后那些被埋藏在巨石之后的痛苦回忆像是受了阳光刺激的蝙蝠,扑棱着翅膀争先恐后的撞向巨石想要将这块巨石从心口推出去,将那些回忆与悔恨一起释放出来。听到裴文德无意的质问,脸色立刻犹如寒冬一般,凛冽逼人。他手中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放语气森冷的说道“花无谢博闻广记对古文杂记颇有研究,如今缉妖司人才凋零由他从旁协助也好早日除了妖王寻回陛下魂魄。这是我的安排你只管执行就可,天色不早了也不留你们吃饭了,你送花二公子回府。”他语速不快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强势。

      自母亲过世至今已有二十年裴文德都不曾见过父亲真正动怒了。自他饮妖血加入缉妖司后父子二人之间一直保持着既是父子又是上下级的微妙关系相处起来总是显得克制有礼,从不在对方面前过多的暴露各自的情绪,自制到了近乎淡漠的程度。面对父亲隐隐爆发的怒意,裴文德再有疑惑也只能暂时压下应了一声“是”后退了出去。

      出了书房,裴文德甩开花无谢的手,被压下去的怒火又升了起来,看着花无谢一脸无辜的样子,心中烦闷却无从开口,那一团火还未等发出来就哑了,化成一团浓烟呛的人心口疼。花无谢见他牙关紧咬眼角泛红以为会被他打骂一顿,然而眼前这人最终只是徒劳的抬了抬手后恨恨说道。

   “花无谢你真的是有些缺心眼。不管是我还是缉妖司都不是良善之辈,你一个纨绔子弟何苦要搅和进来。”

   “你不许这么说自己,你很好。与我而言这世上再没有人比你好。我信你也希望你能信任我。”见他气急无奈的样子,花无谢心中倍感愧疚的同时又暗生喜悦。那种被心上人在乎的满足感就像寒冬腊月的一团火,温暖了四肢百骸。似乎能感觉到掌心中渐渐升起的温度,就连秋夜的夜风也变暖了。话语出口的一瞬间他就明白自己这一生所追求的大概就眼前一人心而已了,而他又何其有幸所得既所求。心中所想毫不掩饰的通过一双翦水秋瞳传递给了对方。

       饶是在感情方面粗枝大叶如裴文德此时此刻也没法装作无动于衷的样子,被他看的也有了一丝不好意思起来,好在他一向坦荡,在认知到自己感情的那一刻起就没打算遮遮掩掩,于是回看过去就这样两个人在冷月银光中对视了傻傻对视着,似乎要看到天荒地老的样子。最后还是裴文德受不住了,头一撇忍不住笑了起来,那些被隐瞒的不快与怀疑被一扫而空。“别傻站着了,还不快走,我送你回去。咱们府可没给你留饭。”

      于花无谢而言裴文德的每一个表情都是值得收藏的,尤其他笑起来的样子最是撩人心怀。裴文德真心笑起来时五官舒展,嘴角上扬上唇抿成一条弧线,唇色明艳。一双如柳叶似的双眼会微微眯起变成两弯月牙,眉头也会跟着上扬几分,使得整张脸如同冰雪初融的湖水流光溢彩坦荡动人。只可惜他甚少会有开怀之时。

     花无谢被他笑容闪了眼反应过来后也觉得自己颇有些傻气,脸色唰的一下红了,为了不让他看到,花无谢快走一步上前,只是一双透粉的耳朵出卖了他。裴文德伸手捏了一下他的耳朵,花无谢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脖颈一缩,下意识的抬手捂住被捏的耳朵,侧过身来微微歪头,一双桃花眼不可置信的看着身旁的人。

     只见裴文德捻了捻手指眼中笑意更浓脸上倒是坦荡对的很,反而惹得花无谢脸上热度更高了。

    之后的一路上花无谢都只是埋头前行,脸上热意一直未退。裴文德就亦步亦趋的默默跟随,一直将他送回府中。



评论(3)

热度(49)